<address id="9rtr7"><strike id="9rtr7"><span id="9rtr7"></span></strike></address>

    <pre id="9rtr7"><ruby id="9rtr7"></ruby></pre>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strike></track>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rp id="9rtr7"></rp></strike></track>
        <pre id="9rtr7"></pre>
        <track id="9rtr7"></track>

        第一章 暑去寒來春復秋(上)

        作者:李碧華 字數:12141 閱讀:51 更新時間:2016/06/29

        第一章 暑去寒來春復秋(上)

            婊子無情,戲子無義。

            婊子合該在床上有情,戲子,只能在臺上有義。

            每一個人,有其依附之物。娃娃依附臍帶,孩子依附娘親,女人依附男人。有些人的魅力只在床上,離開了床即又死去。有些人的魅力只在臺上,一下臺即又死去。

            一般的,面目模糊的個體,雖則生命相騙太多,含恨的不如意,糊涂一點,也就過去了。生命也是一本戲吧。

            折子戲又比演整整的一本戲要好多了?偸遣荒蜔┑人,中間有太多的煩惱轉折。茫茫的威力。要唱完它,不外因為既已開幕,無法逃躲。如果人人都是折子戲,只把最精華的,仔細唱一遍,該多美滿呀。

            帝王將相,才人佳子的故事,諸位聽得不少。那些情情義義,恩恩愛愛,卿卿我我,都瑰麗莫名。根本不是人間顏色。

            人間,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臉。

            就這兩張臉。

            他是虞姬,跟他演對手戲的,自是霸王了。霸王乃是虞姬所依附之物。君王義氣盡,賤妾何聊生?當他窮途末路,她也活不下去了。但這不過是戲。到底他倆沒有死。

            怎么說好呢?

            咳,他,可是他最愛的男人。真是難以細說從頭。

            粉霞艷光還未登場,還是先來調弦索,拉胡琴。場面之中,坐下打單皮小鼓,左手司板的先生,仿佛準備好了。明知二人都不落實,仍不免帶著陳舊的迷茫的歡喜,拍和著人家的故事。

            燈暗了。只一線流光,伴咿呀半聲,大紅的幔幕扯起——

            他倆第一次見面。

            民國十八年(一九二九年),冬。

            天寒日短,大風刮起,天已奄奄地冷了。大伙都在掂量著,是不是要飛雪的樣子。

            只是冬陽抖擻著,陰一陣晴一陣。過一天算一天。

            天橋又開市了。

            漫是人聲市聲。

            天橋在正陽門和永定門之間,東邊就是天壇,明清兩朝的皇帝,每年到天壇祭祀,都經過這橋,他們把橋被比作凡間人世,橋南算是天界,所以這座橋被視作人間,天上的一道關口,加上又是“天子”走了,便叫“天橋”。后來,清朝沒了,天橋也就墮落凡塵,不再是天子專有。這里漸漸形成一個小市場,橋北兩側有茶館,飯鋪,估衣灘。橋西有鳥市,對過有

            各種小食攤子,還有摞地摳餅的賣藝人。熱熱鬧鬧,興興旺旺。

            小叫花愛在人多的地方走動,一見地上有香煙屁股,馬上伸手去拾。剛好在一雙女人的腳,和一雙孩子的腳,險險沒踩上去當兒,給撿起了,待會一一給拆了,百鳥歸巢,重新卷好,一根根賣出去。

            女人的鞋是雙布鞋,有點殘破,那紅色,擱久了的血,都變成褐了。孩子穿的呢,反倒很光鮮登樣,就像她把好的全給了他。

            她臉上有煙容。實際上二十五六,卻滄桑疲憊。嘴唇是擦了點紅,眉心還揪了痧,一道紅痕,可一眼看出來,是個暗門子。

            孩子約莫八九歲光景。面目如同啞謎,讓圍巾把脖子護蓋住。這脖套是新的,看真點,衣裳也是新的。

            雖則看不清楚他長相,一雙眼睛細致漂亮,初到那么喧囂的市集,怕生,左手扯著娘的衣角,右手,一直嚴嚴地藏在口袋中——就像捏著一個什么神秘的東西。很固執地不肯掏出來。

            報童吆喝著:

            “號外!號外!東北軍戒嚴了!日本鬼子要開打了!先生來一份吧?”

            一個剛就咸菜喝過豆汁,還拎著半個焦圈走過的男人吃他一攔,正要揮手:

            “去去!張羅著填飽肚子還來不及。誰愛看開打誰打去!”

            乍見女人,認出來,涎著臉:

            “哎———你不是艷紅嗎?我想你呢!”

            那揮在半空的手險險打中怯怯的孩子,他忙貼近娘。皺著眉,厭惡這些臭的男人。

            艷紅也不便得罪他,只啐一口。

            拖著孩子過去。

            穿過小食攤子,什么混沌,扒糕,吊子湯,鹵煮火燒,爆肚,灌腸,炒肝,還有茶湯,油茶,豌豆黃,愛窩窩,盆兒糕,只聽一陣咚嗆亂想,原來是拉洋片的大金牙在招攬,洋片要拉不拉,小鑼小鼓吸引著滿嘴讒液的男人,他們心癢難熬地,通過箱子的玻璃眼往里瞧。

            “往里瞧啦往里瞧,大姑娘洗澡”

            待往前走,又更熱鬧了。

            有說書的,變戲法的,摔交的,抖空竹的,打把戲的,翻筋斗的,葷相聲的,拉大弓的,賣大力丸的,演硬氣功的,還有拔牙的艷紅找到她要找的人了。

            關師傅是個粗漢,身字硬朗,四十多五十了,胡子又濃又黑,很兇,眼睛最厲害了,像個門神——他是連耳洞也有毛的。

            她指指身畔的孩子。他瞅瞅他,點個頭,又忙著敲鍵打鼓,吆喝得差不多,人也緊攏了。

            娘愛憐地對孩子道:“先瞧瞧人家的!

            脖套上一雙好奇的大眼睛,長睫毛眨了眨。右手依舊藏在口袋中,只下意識地用左手摸摸自家的頭顱。因為場中全是光禿禿的腦袋瓜。

            關師傅手底下的徒兒今兒演猴戲。一個個臉上涂了紅黃皂白的油彩,穿了簡陋的猴兒裝,上場了。最大的徒兒喚小石頭,十二歲了,擔演美猴王,一連串筋斗,翻到圈心。

            王母娘的蟠桃會,居然把老孫漏掉?心中一氣,溜至天宮,偷偷飽餐一頓。只見小石頭吊手吊腳,抓脖捫虱,惹來四周不少哄笑。

            他扮著喝光了酒,吃撐了桃,不忘照顧弟兄,于是順手牽羊,偷了一袋,又一筋斗翻回水簾洞去。

            關師傅站在左方,著徒兒一個一個挨次指點著翻過去,扮作樂不可支的小猴,圍者齊天大圣,爭相獻媚,展露身手,以博親睞,獲賞仙桃。

            觀眾們都在叫好。

            小石頭更落力了,起了旋子,擰在半空飛動,才幾下——

            誰知一下驚呼:“哎呀!”

            采聲徒地止住了。

            這個賣藝的孩子失手了,坍到其它猴兒身上。

            人群中開始有取笑,陰陽怪氣:

            “糟了糟了,鼻子撞塌了!”

            小石頭心中不甘,再擰旋子,慌亂中又不行了。

            “什么下三爛的玩意兒?也敢到天橋來?”

            “哈哈哈哈哈!”

            地痞聞聲過來,落井下石罵罵咧咧:“回去再夾磨個三五載,再來獻寶吧!

            一個個猴兒落荒而逃。見勢色不對,正欲一哄而散找個地方躲起來,但四方是人,男女老少,看熱鬧的,看出丑的,硬是重重圍困,眾目睽睽——這樣的戲,可更好看吶。都在喝倒彩。

            嚇得初見場面的孩子們,有些索性蹲下來,抱著頭遮丑,直把關師傅的顏面丟盡。

            “小孩兒家嘛,別見怪。請多包涵,包涵!”

            關師傅陪著笑,在這鬧嚷嚷的境地,藝高人膽大,藝短人心慌。都怪徒兒不爭氣,出不了場。抱著香爐打噴嚏,鬧了一臉灰。還是要下臺的——下不來也得下。

            一個地痞把他收錢的銅簍踹飛了。

            “颼”地一下,眼看那不成財的小癩子,又偷跑了。

            關師傅急起來:

            “哎———抓回來呀!”

            場面混亂不堪,人要散了。

            小石頭猛地站出來,挺挺的。

            他朗朗地喊。

            “爺們不要走!不要走!看我小石頭的!”

            他手持一塊磚頭,朝自己額上一拍——

            磚頭應聲碎裂了,他可沒見血。好一股硬勁!

            “果真是小石頭呢!”

            觀眾又給他掌聲了。還扔下銅板呢。

            他像個小英雄地,挽回一點尊嚴。

            牽著娘手的孩子,頭一回見到這么的一個好樣的,嚇呆了。非常震撼。

            誰知天黑得早。

            還下了一場輕淺的初雪。它早到了,人人措手不及。

            兩行足印,一樣輕淺,至一座四合院外,知機地止住了。不可測的天氣,不可測的

            未來。孩子倒退了一步。

            這座落北平肉市廣和樓不遠。

            “小豆子,過來!

            娘牽住他的手。她另一只手拎著兩包糕點,一個大包,一個小包。外頭裹著黃色的

            紙,紙上迷迷地好似有些紅條子,表示喜慶。

            院子里頭傳來吆喝聲。

            只見關師傅鐵般的臉,閃著怕人的青光,脖子特別粗。眉毛,胡子,連帶兒洞的毛都翹起來了。

            “你們這算什么?三十六著,走為上著?你們學的是什么藝?拜的是什么師?混帳!”

            屋子里飯桌旁,徒兒們,一個一個,腦袋垂得老低,五官都深深埋在胸口似的,一字排開,垂手而立。還在餓著。

            滿頭癩痢的小癩子,一身污泥,已被逮回來,站在最末。

            “文的不能唱,武的不能翻!怎么掙錢?嗄?”

            大伙連呼吸也不敢。沒有動靜。

            關師傅呼地暴喝。像發現嚴峻的危機:“連猴兒都演不了,將來怎么做人?媽的!”

            一手拎起竹板子,便朝小癩子打下去!疤?叫你逃?我調教你這些年你逃?”

            小癩子死命忍住,抽搐得快沒氣。

            打過小癩子,又一一順便都打了,泄憤。

            哭聲隱隱響起了。

            “哭?”

            誰哭誰多挨幾下,無一幸免。就連那拍磚頭的小石頭也挨打。

            “你!明兒早起,自己在院子里練一百下旋子!”

            “是!

            “響亮點!”

            “是!”

            師父再游目四顧,逮住一個。

            “你!小三子,上場亮相瞪眼,是怎么個瞪法?現在瞪給我瞧瞧!

            小三子懮郁一下。

            “瞪呀!”橫來一喝。

            他把眼一睜。

            關師傅怒從心上起:“這叫瞪眼?這叫死羊眼!我看你是大煙未抽足啦你。明兒拿面鏡子照住,瞪一百下!”

            折騰半晚,孩子只以眼角瞥著桌上窩窩頭。窩窩頭旁還有一大鍋湯,湯上浮著幾根菜葉。一個個在強忍饑腸轆轆,餓得就像湯中蕩漾著的菜葉,淺薄,無主,失魂落魄。

            “若要成才顯貴,就得下苦功。吃飯吧!

            意猶為盡,還教訓著:

            “今后再是這副德性,沒出息,那可別打白米飯,炒蝦仁的主意啦!就是做了鬼,也只有啃窩窩頭的份兒!記住啦?”

            “記住了!”眾口一聲。窩窩頭也夠了。還真是人間美味,一人一個,大口的吃著。

            小石頭用繩子綁了一個銅板,把銅板蘸在油碗中,然后再把油滴到湯里去。大人和小孩,望著那油,一滴,兩滴。

            都盼苦盡甘來。

            “關師傅!

            母子二人,已一足踏入一個奇異的充滿暴力似的小天地,再也回不了頭了。

            關師傅一回頭,見是外人,只吩咐徒兒:

            “吃好了那邊練功去!

            放下飯碗一問:

            “什么名兒?”

            “問你呀!”娘把這個惶恐的,夢里不知身是客的孩子喚住。

            “——小豆子!鼻忧拥鼗貞。

            “什么?大聲點!”

            娘趕忙給他剝去了脖套,露出來一張清秀單薄的小臉,好細致的五官。

            “小豆子!

            關師傅按捺不住歡喜。先摸頭,捏臉,看牙齒。真不錯,盤兒尖。他又把小豆子扳轉了身,然后看腰腿,又把他的手自口袋中給抽出來。

            小豆子不愿意。

            關師傅很奇怪,猛地用里一抽:

            “把手藏起來干嘛——”

            一看,怔住。

            小豆子右手拇指旁邊,硬生生多長了一截,像個小枝椏。

            “是個六爪兒?”

            材料是好材料,可他不愿收。

            “嘿!這小子吃不了這碗戲飯,還是帶他走吧!

            堅決不收。女人極其失望。

            “師父,您就收下來吧?他身體好,沒病,人很伶俐。一定聽您的!他可是錯生了身子亂投胎,要是個女的,堂子里還能留養著”

            說到此,又覺為娘的還是有點自尊:

            “——不是養不起!可我希望他能跟著您,掙個出身,掙個前程!

            把孩子的小臉端到師傅眼前:

            “孩子水蔥似地,天生是個好樣,還有,他嗓子很亮。來,唱——”

            關師傅不耐煩了,揚手打斷:

            “你看他的手,天生就不行!”

            “是因為這個么?”

            她一咬牙,一把扯著小豆子,跑到四和院的另一邊。廚房,灶旁。

            天色已經陰暗了。玉屑似的雪末兒,猶在空中飛舞,飄飄揚揚,不情不愿。無可選

            擇地落在院中不干凈的地土上。

            萬籟俱寂。

            所有的眼睛把母子二人逼進了斗室。

            才一陣。

            “呀——”

            一下非常凄厲,慘痛的尖喊,劃破黑白尚未分明的夜幕。

            練功的是徒兒們,心驚肉跳,不明所以。小石頭打了個寒噤,情知不妙。

            一個驚懼迷茫的小獸,到處覓地躲撞,尋空子就鉆,雪地上血跡斑斑。

            挨過半響。堂屋里,只聞強壓硬抑的咽氣,抽泣。絲絲悉悉,在雪夜中微顫。孤注一擲。

            是一個異種,當個凡俗人的福分也沒有。

            那么艱辛,六道輪回,呱呱墮地,只是為了受上一刀之剁?

            剁開骨血。剁開一條生死之路。

            大紅紙折攤開了。

            關師傅清清咽喉,斂住表情,只抑揚頓挫,唱著一本戲似的:

            “立關書人,小豆子——”

            徒兒們,一個,兩個,三個,像小小的幽靈,自門外窺伺。

            香煙在祖師爺的神位前纏繞著。

            也許冥冥中,也有一位大伙供奉的神明,端坐祥云俯瞰。他見到小豆子的右掌,有塊破布裹著,血緩緩滲出,化成胭紅。如一雙哭殘的眼睛,眼皮上一抹。無論如何,傷痛過。

            小豆子淚痕未干,但咬牙忍著,嘴唇咬出了血。是半環青白上一些異色。

            “來!娘給你尋到好主子了。你看你運氣多好!跪下來!

            小豆子跪下了。

            “年九歲。情愿投在關金發名下為徒,學習梨園十年為滿。言明四方生理,任憑師傅代行,十年之內,所進銀錢俱歸師傅收用。倘有天災人禍,車驚馬炸,傷死病亡,投河覓井,各由天命。有私自逃學,頑劣不服,打死無論”

            聽此至,娘握拳不免一緊。

            “年滿謝師,但憑天良?湛跓o憑,立字為據!

            關師傅抓住小豆子那微微露在破布外的指頭沾沾印泥,按下一個朱紅的半圓點。

            傷口稍稍淌下一滴血。

            關書上如同兩個指印,鐵案如山。

            娘拈起毛筆,顛危危地,在左下角,一橫,一豎,畫個十字。乏力地,它抖了一抖。

            她望定他。

            在人家屋檐下,同光十三絕一眾名角舊畫像的注視下,他的臉正正讓人看個分明,卻是與娘親最后相對。讓他向師父叩過頭,挨挨延延,大局已定。

            把大包的糕點送給了師父,小包的,悄悄塞給他:“兒!慢慢的吃。別一下子就吃光了。攤開一天一天地吃。別的弟兄讓你請,你就請他們一點。要聽話。大伙要和氣。娘一定回來看你的!”

            說來說去,叮嚀的只是那小包糕點,也不知該說什么好了。如果是“添衣加飯”那

            些,又怕師父不高興。

            終于也得走了。

            她狠狠心,走了。為了更狠,步子更急。在院子里,幾乎就滑跌。一個踉蹌,頭也不回,走得更是匆匆。如果不趕忙,只怕馬上舍不得,回過頭來,前功盡廢,那又如何?

            想起一個婦道人家,有閑幫閑,否則,趴在藥鋪里送蠟丸兒,做避瘟散,或是洗衣服臭襪子。

            冬天里,母子睡在破落院里閣樓臨時搭的木板上,四只腳凍得要命,被窩像鐵一般的冷薄,有時,只得用大醬油瓶子盛滿開水,給孩子在被窩里暖腳

            但凡有三寸寬的活路,她也不會當上暗門子。她賣了自己去養活他——有一天,當男人在她身上聳動時,她在門簾縫看到孩子寒磣的能殺人的眼睛。

            小豆子九歲了。娘在三天之內,好象已經教好他如何照顧自己一生。說了又說,他不大明白。

            他只知道自己留下來,娘走了。

            她生下他,但她賣了他。卻說為了他好。

            小豆子三步兩步跑到窗臺,就著紙糊的窗,張了一條縫,她還沒走遠。目送著娘寂寂冉于今冬初雪,直至看不見。

            他的嘴唇嗡動,無聲:

            “娘!”

            關師傅吩咐:

            “天晚了。大師哥領了去睡吧!

            小石頭來搭過他肩頭。小豆子身子忽被觸碰,用力一甩,躲開了。

            小石頭道:

            “鐘樓打鐘了,鐘娘娘要鞋啦,聽到嗎?鞋!鞋!鞋!睡覺吧!

            小豆子疑惑了:

            “鐘娘娘是誰?”

            “是——一只鬼魂兒!哈哈哈!”小石頭嚇唬他,然后大咧咧地走了。小豆子趕緊尾隨。到了偏房,小石頭只往里一指。

            屋里臟兮兮的。是一個大炕。不夠地方睡,練功用的長板凳都搭放在炕沿了。

            四下一瞧,這幫衣衫襤褸,日間扮猴兒的師兄弟們,一人一個地盤。只自己是外人。

            何處是容身之所?尋得一個空位,小豆子怯怯地爬上去。

            兇巴巴的小三子欺新,推他一把:

            “少占我的地,往里擠。一邊里待著!”

            大伙乘機推撞,嬉玩。不給他空位。

            小豆子舉目無親地怔住,站著,拎住一包糕點,像是全副家當。很委屈。

            小石頭解溲完了,提溜著褲子進來,一見此情景,路見不平拔刀相。

            “干什么?欺負人?”

            一躍上炕,把小三子和小煤頭的鋪蓋全掀翻。師哥倒有些威望:

            “你們別欺負他!來!你睡這個窩!

            然后擺開架勢,向著眾人:

            “誰不順毛誰上,八個對一個!”

            一見小石頭撿起破磚頭,全都意興闌珊,負氣躺下來。小三子猶在嘀咕:

            “誰有你硬?大爺沒工夫——”

            “什么?”

            終于也都老實下來。小豆子認得這是小石頭的絕活,印象很深。但只覺這人嗓大氣粗,不愿接近。

            躺到炕上,鉆進一條大棉被窩里,擠得緊凍得慌。一個人轉身,逼令整排的都得翻。

            練功太累了,睡得沉。

            只有小豆子,在陌生的環境,黑黝黝。傷口開始疼。一下子少了一小截相連過的骨肉,它不在了,他更疼。干瞪著眼,發愣,咬著牙在忍。

            靜夜里,忽地傳來嗚咽聲,斷續啁啾,一如鬼哭。小癩子在另一頭,念著娘:

            “娘呀,我受不了了你們把我打死算了嗚嗚嗚“

            小豆子恐怖地,一動也不動。淚水滾下來。小石頭被弄醒了。

            “怎么還不睡?煩死人!”

            “惦著娘!

            “哦,”小石頭一轉念,信口開河來安慰他:“不要緊,過年他準來看你的。睡吧!

            見小豆子不大信任地瞅著自己,只好岔開點兒:“爹呢?”

            “跑掉了。你爹娘呢?”

            小石頭只豁達地打個哈哈:

            “那兩個玩意兒我壓根兒沒見過。我是石頭里鉆出來的!哎呀,好困呀——”

            小豆子忍不住破涕苦笑。

            只見小石頭馬上已睡著了,真是心無旁亟。天更黑了。

            第二天一早,剃頭了。關師傅用剃刀一刮,一把柔軟漆黑的頭發飄灑下地,如一場黑色的雪。一下又一下。

            小豆子非常不情愿。一臉委屈。

            “別動!”關師傅把他頭兒用力按。骸敖心銊e動!”

            小豆子吧嗒著大眼睛。他一來,失去一樣又一樣。

            關師傅向著門外:“誰,給拿件棉衣來!庇址愿溃骸靶◆兆幽銈儍蓚拽煤球去。順便看看水開了沒有!

            “是!倍际抢世实膽。

            小石頭拎了棉衣來:

            “湊合著穿!

            “謝謝師哥!

            頭剃了,衣服一套,小豆子跟同門的師兄弟一個模樣了。他把頭搖了搖,又輕,又涼。不習慣。但混在一處,分不清智愚美丑,都是蕓蕓眾生。

            以后每天惺忪而起,大地未明,他們共同使用一個大湯鍋的水洗臉。臉洗不干凈,肚子也吃不飽。凍得縮著脖子,兩手攏在袖里,由關師傅領了,步行到北平西南城角的陶然亭喊嗓去。

            陶然亭,它的中心是一座天然的土丘,遠遠望去,土丘上有一座小巧玲瓏的寺宇,寺宇里面,自然是雕梁畫棟,玉階明柱,配廂回廊,布局森嚴。但孩子們不往這邊灣,他們隨師父到亭下不遠,一大片蘆葦塘,周圍丘陵四伏,荒野亂墳,地勢開闊。正是喊嗓的好地方。

            孩子四散,各找一處運氣練聲:

            “咿——呀——啊——嗚——”

            于晨光曖昧之際,一時便似趕不及回去的鬼,凄凄地哭喊。把太陽哭喊出來。

            童稚的悲涼,向遠方飄去,只迎上一些背了書包上學堂的同齡小孩,他們在奔跑跳躍追逐,傭人喚不住,過去了。

            天已透亮,師父又領回四合院。街面上的早點鋪剛起火開張,老百姓剛預算一天的忙碌。還沒吃窩窩頭,先聽師傅訓話,大伙站得挺挺的,精神抖擻,手放背后,踏大字步。

            師父在訓話時更像皇上了:

            “你們想不想成角兒?”

            “想!”——文武百官在應和。

            “梨園的飯碗是誰賞的?”

            “是祖師爺的賞的!”

            “對!咱們京戲打乾隆年四大徽班進京,都差不多兩百年了,真是越演越紅越唱越響,你們總算是趕上了——”

            然后他習慣以凌厲的目光橫掃孩子們:

            “不過,戲得師父教,窮得自己開。祖師爺給了飯碗,能不能盛上飯,還得看什么?”

            “吃得苦!長本事!有出息!”

            關師傅滿意了。

            練功最初是走圓場,師父持了一根棍子,在地面上敲,篤,篤,篤。

            孩子們拉開山榜,一個跟一個。

            “跟著點子走,快點,快點,手耗著,腿不能彎,步子別邁大了!

            日子過去了。就這樣一圈一圈的在院子中走著,越來越快,總是走不完。棍子敲打突地停住,就得挺住亮相。一兩個癱下來,散漫地必吃上一記。到了稍息,腿不自已地在抖。好象。好累。

            還要壓腿。把腿擱在橫木梁上,身體壓下去,立在地上的那條腿不夠直,師父的棍子就來了。

            一支香點燃著。大伙偷看什么時候它完了,又得換另一邊耗上。

            小癩子又淚汪汪的。

            關師傅很不高興:“少年么?腿打不開?”

            隨手指點一個:“你,給他那邊撕撕腿,橫一字!

            小豆子最害怕的,便是“撕腿”。背貼著墻,腿作橫一字張開,師父命二人一組,一個給另一個兩腿間加磚塊,一塊一塊的加,腿越撕越開。偷偷一瞥,小癩子眼看是熬不住了,痛苦得很。

            此時,門外來了個戴鑲銅眼鏡的老師爺,一向給春花茶館東家做事。來看看貨色。

            關師父一見,非常恭敬:

            “早咧。師大爺!

            便把徒兒招來了:“規規矩矩的呀,見人帶笑臉呀。來,”

            一壁陪笑:“這些孩子夾磨得還瞅得過眼去。你瞧瞧!

            一個一個,棍子底下長大,社會么搶背,鯉魚打挺,烏龍絞柱,側空翻,飛腿,筋斗,下拱橋,都算上路。老師爺早就看中小石頭了,總是著他多做一兩個,末了還來個摔交。

            “來了個新的。這娃兒身子軟,好伶俐。小豆子,擰旋子看看!

            小豆子先整個人懸空一飛身,豈料心一慌,險險要撲倒,他提起精神,保持個燕式平衡,安全著陸。師父在旁看了,二話不說,心底也有分數。是比小石頭還定當點。誰知他立定了,忽兒悲從中來,大眼睛又吧嗒吧嗒地眨,滾著劫后余生的驚恐淚珠。師父吆喝:“沒摔著就哭,摔著了,豈不是要死?”小豆子眼淚馬上往回滾去,一剎那連哭也不敢,心神不定。

            “表演個朝天蹬,別再丟臉了!

            小豆子抬起腿,拉直,往額上扳,有點抖。

            “朝天蹬嘛!”師父急了:“抬高,叫你抬高!直點!”

            他一屁股跌在地上。

            關師傅氣極,連帶各人的把式都前功盡廢似地,顏面過不去,怒火沖天:

            “媽的,你也撕撕腿去!”

            小豆子望向可怖的墻根。小癩子正受刑般耗著,哭啞了嗓子:“疼死了!娘呀,我死給你看呀,您領我回家去吧,我要回家”

            他想,自己也要受同樣的罪,上刑場了。臉色白了,先踢腿,松筋骨。

            “哎——”

            小三子給他加磚塊。一,二,三,四。撕心裂肺的叫聲,大伙都聽見了。小石頭心中有點不忍。

            乘師父悻悻地送老師爺出門時,小石頭偷偷開溜,至墻根,左右一望,雙手搓搓小豆子的腿,趁無人發覺,假裝踢石子,一腳把磚踢走。一塊,兩塊。又若無其事地跑開。

            為此,小豆子覺得這師哥最好。

            小石頭為了自己的義舉竊喜:“好些吧?嘻嘻!”

            只見小豆子臉色一變。情況不妙了。一回頭,關師傅滿臉怒容:

            “戲還沒學成,倒先學著偷工減料!丟人現眼!都不想活了!”

            一聲虎吼:

            “***!還拉幫結黨,白費我心機!全都給我打!搬板凳,打通堂!”

            “打通堂”,就是科班的規矩,一個不對,全體株連,無一辛免。

            孩子們跑不了,一個換一個,各剝下半截褲子,趴在長板凳上,輪流被師傅打屁股。啪嗒啪嗒地響。

            隔壁的人家,早已習慣打罵之聲。

            關師傅狠狠地打:“臭泥巴,吃不得苦!一顆老鼠糞,壞我一鍋湯!“

            心中一股郁悶之氣,都發泄在這一頓打上。不如意的人太多了,女人可以哭了,孩子可以哭,但堂堂男子,只能假不同的籍口抒泄:轟烈地打噴嚏,兇狠地打哈欠,向無法還手的弱小吼叫。這些洶涌澎湃,自是因為小丈夫,吐氣揚眉機會安在?又一生了,只能這樣吐吐氣吧。生活逼人呀,私底下的失望,恐慌,傷痛。都是手底下孩子不長進,都是下三濫爛泥巴。

            他的兇悍,蓋住一切心事。重重心事,重重的不如意。想當初,自己也是個好角兒呀。

            輪到主角趴上板凳了。

            小石頭是個挨打的“老手”,在痛楚中不忘叮囑小豆子:“繃緊——屁股——就不疼!

            小豆子泣淚淋漓,繃緊屁股,啃著板凳頭。

            “你這當師哥這么縱容你,該打不該打?說!”

            小豆子一句話也不肯說。

            “不說?你擰?”

            把氣都出在他身上了。關師傅跟他干上了:“我就是要治你!”

            忽兒像個冤家對頭人。打得更兇。

            小豆子死命忍著。

        • 首頁
          返回首頁
        • 欄目
          欄目
        • 設置
          設置
        • 夜間
        • 日間

        設置

        閱讀背景
        正文字體
        • 宋體
        • 黑體
        • 微軟雅黑
        • 楷體
        文字大小
        A-
        14
        A+
        頁面寬度
        • 640
        • 800
        • 960
        • 1280
        上一篇:第23節 下一篇:第一章 暑去寒來春復秋(下)

        小說推薦

        欧美韩国日本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address id="9rtr7"><strike id="9rtr7"><span id="9rtr7"></span></strike></address>

          <pre id="9rtr7"><ruby id="9rtr7"></ruby></pre>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strike></track>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rp id="9rtr7"></rp></strike></track>
              <pre id="9rtr7"></pre>
              <track id="9rtr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