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9rtr7"><strike id="9rtr7"><span id="9rtr7"></span></strike></address>

    <pre id="9rtr7"><ruby id="9rtr7"></ruby></pre>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strike></track>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rp id="9rtr7"></rp></strike></track>
        <pre id="9rtr7"></pre>
        <track id="9rtr7"></track>

        第三章 力拔山兮氣蓋世

        作者:李碧華 字數:2825 閱讀:56 更新時間:2016/06/29

        第三章 力拔山兮氣蓋世

            小石頭和小豆子出科了。

            科不到十年又過去。二人出科后,開始演“草臺班”。一伙人搬大小砌末,提戲箱,收拾行頭,穿鄉過戶,一班一班的演。

            最受歡迎的戲碼,便是“霸王別姬”。二十二歲的生,十九歲的旦。

            唱戲的人成長,必經“倒嗆”關口。自十二歲至二十歲中間,嗓子由童音而漸變成熟,男子本音一發生暗啞低澀,便是倒嗆開始了。由變嗓到復原,有的數年之久方會好轉,也有終生不能唱了。嗓子是本錢,壞了有什么法子?

            不過祖師頁賞飯吃,小石頭,他有一條好嗓子,長的是個好個子,同在科班出身,小煤球便因苦練武功,受了影響。只有小石頭,于弟兄中間,武功結實,手腳靈便,還能夠保持了又亮又脆的嗓子,一唱霸王,聲如裂帛,豪氣干云。

            小豆子呢,只三個月便順利過了倒嗆一關了。他一亮相,就是挑廉紅,碰頭采。除了甜潤的歌喉,美麗的扮相,傳神的做表,適度的身材,卓越的風姿,他還有一樣,人人妒恨的恩賜。

            就是“媚氣”。

            旦而不媚,非良才也。求之亦不可得。

            一生一旦,反正英雄美女,才子佳人,都是哥兒倆?喑錾砺,什么都來。眼看快成角兒了,背熟了一出出的戲文,卻是半個字兒也不認得。只好從自己的名兒開始學起。

            班主爺們拎著張紅紙來,都是正規楷書,給二人細看:“段老板,程老板,兩位請過來簽個名兒!

            小石頭接過來,一見上書“段小樓”,他依著來念:“段小——樓。師弟,你瞧,班主給改的名兒多好聽,也很好看呀!

            “我的呢?程——蝶——衣!彼查_始接受嶄新的名兒和命運了:“我的也不錯!

            “來,”段小樓圖新鮮:“摹著寫!

            他憨直而用心地,撿起大拳頭,捏住一管毛筆,在廟里幾桌上,一筆一畫地寫著,寫得最好的,便是一個“小”字。其它的見不得人,只傻乎乎地,欲拳起扔掉。

            程蝶衣見了,是第一次的簽名,便搶過來,自行留住。

            “再寫吧!

            “噯——你瞧,這個怎么樣?”

            輪到程蝶衣了。二人都是一心一意,干著同一件事兒,非常親近。

            字體仍很童真,像是他們的手,跟不上身體長大。

            祖師爺廟內,香火鼎盛,百年如一日,十載彈指過,一派喜氣升平,充滿憧憬。

            班主因手擁兩個角兒,不消說,甚是如意,對二人禮待有加,包銀不敢少給。演過鄉間草臺班,也開始跑碼頭了。

            程蝶衣道:

            “師哥,下個月師父五十六大壽,我們趕不及賀他,不如早給他送點錢去?”

            “好呀!”

            段小樓心思沒他細密,亦不忘此事。出科之后,新世界逐漸適應,舊世界未敢忘懷。

            程蝶衣,當然記得他是當年小豆子,小樓雖大情大性,卻也買了不少受信,還有一袋好煙,送去關師父。

            一樣的四合院,座落肉市廣和樓附近。踏進院門的,卻不是一樣的人了。

            在傍晚時分,還未掌燈,就著僅余天光,關師父身前,又有一批小孩兒,正在耍著龍鳳雙劍,套路動作熟練,舞起來也剛柔兼備。師父不覺二人之至,猶在朗聲吆喝:“仙人指路,白蛇吐信,壞中抱月,順風掃蓮,指南金針,太公釣雨,巧女紉針,二龍吸水,野馬分鬃”等招式。

            劍,是蝶衣的拿手好戲,他唱虞姬,待霸王慷慨悲歌之后,便邊唱二六,邊舞雙劍。蝶衣但覺那群小師弟,揮劍進招雖熟練,總是欠了感情,一把劍也應帶感情。

            正駐足旁觀,思潮未定,忽聽一個小孩兒在叫:“哎!耗子呀!”他的步子一下便亂了,更跟不上師父的口令點子。

            師父走過去劈頭劈臉打幾下,大吼:“練把子功,怎能不專心?一下子岔了神,就會掛彩!”

            師父本來濃黑的胡子,夾雜星星了。蝶衣記得他第一眼見到的關師父,不敢看他門神似的臉,只見他連耳洞都是有毛的。

            師父又罵:“不是教了你們忌諱嗎?見了耗子,別真叫。小四,你是大師哥,你說,要稱什么?”

            一個十三四歲的大孩子,正待回答。

            小樓在門旁,朗朗地接了話茬爾:“這是五大仙,小師弟們快聽著啦:耗子叫灰八爺,刺?叫白五爺,長蟲就是蛇,叫柳七爺,黃鼠狼叫黃大爺,狐貍叫大仙爺。戲班里犯了忌諱,叫了本名,爺們要罰你!”

            師父回過頭來!靶∈^,是你!

            蝶衣在他身畔笑著,過去叫師父。

            “師父,我們看您來了!

            師父見手底下徒兒,長高了,長壯了,而自己仍操故舊,用著同一手法調教著。但

            他們,一代一代,都是這樣的成材。他吩咐:

            “你們,好生自己開打吧!

            “是呀,師父不是教訓,別一味蠻打,狠打,硬打,亂打么?”蝶衣幫腔。小四聽得了。

            “哎,這是師父罵我的,怎的給你撿了去?”小樓道:“有撿錢的,沒撿罵的!

            “這是我心有二用!

            關師父咳嗽一下,二人馬上恭敬禁聲。他的威儀永在。信手接過禮物和孝敬的紅包。

            “跑碼頭怎么了?”

            小樓忙稟告:“我們用‘段小樓’和‘程蝶衣’的名兒,這名兒很好聽,也帶來好運道!庇盅a充:“我們有空就學著簽名兒!

            “會寫了吧?”

            “寫得不好!钡碌。

            “成角兒了!

            “我們不忘師父調教。唱得好,都是打出來的!

            “戲得師父教,窮得自己開!标P師父問:“你倆唱得最好是哪一出?”

            小樓很神氣:“是‘霸王別姬’吶!”

            “哦,那么賣力一點,千萬不得欺場!

            重臨故地,但見一般兇霸霸的師父,老了一點,他自己也許不察覺。蝶衣一直想著,十年前,娘于此畫了十字。一個十字造就了他。

        • 首頁
          返回首頁
        • 欄目
          欄目
        • 設置
          設置
        • 夜間
        • 日間

        設置

        閱讀背景
        正文字體
        • 宋體
        • 黑體
        • 微軟雅黑
        • 楷體
        文字大小
        A-
        14
        A+
        頁面寬度
        • 640
        • 800
        • 960
        • 1280
        上一篇:第二章 野草閑花滿地愁(下) 下一篇:第四章 猛抬頭見碧落月色清明(上)

        小說推薦

        欧美韩国日本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address id="9rtr7"><strike id="9rtr7"><span id="9rtr7"></span></strike></address>

          <pre id="9rtr7"><ruby id="9rtr7"></ruby></pre>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strike></track>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rp id="9rtr7"></rp></strike></track>
              <pre id="9rtr7"></pre>
              <track id="9rtr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