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9rtr7"><strike id="9rtr7"><span id="9rtr7"></span></strike></address>

    <pre id="9rtr7"><ruby id="9rtr7"></ruby></pre>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strike></track>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rp id="9rtr7"></rp></strike></track>
        <pre id="9rtr7"></pre>
        <track id="9rtr7"></track>

        第四章 猛抬頭見碧落月色清明(上)

        作者:李碧華 字數:3021 閱讀:60 更新時間:2016/06/29

        第四章 猛抬頭見碧落月色清明(上)

            又一場了。

            戲人與觀眾的分合便是如此。高興地湊在一塊,惆悵地分手。演戲的,贏得掌聲采聲,也贏得他華美的生活?磻虻,花一點錢,買來別人絢縵凄切的故事,賠上自己的感動,打發了一晚。大家都一樣,天天的合,天天的分,到了曲終人散,只偶爾地,相互記起。其它辰光,因為事忙,誰也不把誰放在心上。

            歪歪亂亂的木椅,星星點點的瓜子殼,間中還雜有一兩條慘遭踐踏,萬劫不復的毛巾,不知擦過誰的臉,如今來擦地板的臉。

            段小樓和程蝶衣都分別卸好妝。

            樂師們調整琴瑟,發出單調和諧返樸歸真的聲音。蝶衣把手絹遞給小樓。他匆匆擦擦汗,信手把手絹擱在桌上。隨便一坐,聊著:

            “今兒晚上是炸窩子般的采聲呀!毙呛軡M意,架勢又來了:“好象要跟咱抖抖嗓門大!

            蝶衣瞅他一笑,也滿意了。

            小樓念念不忘:

            “我唱到緊要關頭,有一個竅門,就是兩只手交換撐在腰里,幫助提氣!

            蝶衣問:

            “撐什么地方?”

            “腰里!

            蝶衣站他身后伸手來,輕輕按他的腰:“這里?”

            小樓渾然不覺他的接觸和試探:“不,低一點,是,這里,從這提氣一唱,石破天驚,威武有力!薄缓,他又有點不自在。

            說到“威武有力”,蝶衣忽記起:

            “這幾天,倒真有個威武有力的爺們夜夜捧場!

            “誰?”

            “叫袁四爺。戲園子里的人說過!

            “怕不懷好意。留點神!

            “好!鄙灶D,蝶衣又說道:“唉,我們已經做了兩百三十八場夫妻了!

            小樓沒留意這話,只就他小茶壺喝茶。

            “我喜歡茶里頭擱點菊花,香得多!

            蝶衣棄而不舍:

            “我問你,我們做了幾場夫妻?”

            “什么?”小樓糊涂了:“——兩百多吧!

            蝶衣澄明地答:

            “兩百三十八!”

            “哎,你算計得那么清楚?”不愿意深究。

            “唱多了,心里頭有數嘛!

            蝶衣低忖一下,又道:

            “我夠錢置行頭了,有了行頭,也不用租戲衣!

            “怎么你從小到大,老念著這些?”小樓取笑:“行頭嘛,租的跟自己買的都一樣,戲演完了,它又不陪你睡覺!

            “不,虞姬也好,貴妃也好,是我的就是我的!”

            “好啦好啦,那你就乖乖的存錢,置了行頭,買一個老大的鐵箱子,把所有的戲服,頭面,還有什么干紅胭脂,黑鍋胭脂”古董兒鎖好,白天拿來當凳子,晚上拿來當枕頭,加四個軱轆兒,出門又可以當車子!

            小樓一邊說,一邊把動作夸張地做出來,掩不住嘲笑別人的興奮。蝶衣氣得很:“你就是七十二行不學,專學討人嫌!”

            想起自“小豆子”搖身變了“程蝶衣”,半點由不得自己做主:命運和伴兒。如果日子從頭來過,他怎樣挑揀?也許都是一樣,因為除了古人的世界,他并沒有接觸過其它,是險惡的芳香?如果上學堂讀了書,如果跟了一個制藥師傅或是補鞋匠,如果。

            蝶衣隨手,不知是有意仰無意,取過他的小茶壺,就勢也喝一口茶——突然他發覺這小茶壺,不是他平素飲場的那個。

            “新的茶壺呀?”

            “唔”

            “好精致!還描了菊花呢!

            小樓有點掩不住的風流:“——人家送的!

            “——”蝶衣視線沿茶壺輕游至小樓。滿腹疑團。

            正當此時,蹬蹬蹬蹬蹬跑來興沖沖的小四。這小子,那天在關師父班上見過兩位老

            板,非常傾慕,求爺爺告奶奶,央師父讓他來當跑腿,見見世面。也好長點見識。

            他還沒出科,關師父只許上戲時晚上來。

            小四每每躲在門簾后,看得癡了。

            他走告:“程老板,爺們來了!”

            只見戲園子經理,班主一干人等,簇擁著袁四爺來了后臺。

            袁四爺先一揖為禮!岸还徊回撌⒚麉!

            隨手揮揮,隨從端著盤子進來,經理先必恭必敬地掀去綢子蓋面,是一盤瑩光四射的水鉆頭面?磥碇淮蛩闼徒o程蝶衣的。

            “唐突得很,不成敬意。只算見面禮!

            蝶衣道:“不敢當!

            袁四爺笑:“下回必先打聽好二位老板喜歡什么!

            小樓一邊還禮一邊道:“請坐請坐,人來了已是天大面子了。四爺還是會家子呢!

            袁四爺不是什么大帥將軍。時代不同了,只是藝人古舊狹窄的世界里頭,他就是這類型的人物。小人書看多了,什么隋唐傳,三國志,還有自己的首本戲,霸王別姬。時代不同,角色一樣。有些爺們,倚仗了日本人的勢力,倚仗了政府給的面子,也就等于是霸王了。臺上的霸王靠的是四梁八柱,鏗鏘鼓樂,唱造念打,令角色栩栩如生。臺下的霸王,方是有背景顯實力。誰都不敢得罪。

            袁四爺懂戲,也是票友。此刻毫不客氣,威武而深沉,一顯實力來呢:

            “這‘別姬’嘛,淵源已久。是從昆劇老本‘千金記’里脫胎而來。很多名家都試過,就數程老板的唱造念打,還有一套劍,真叫人嘆為觀止!卑」恍,瞅著蝶衣:

            “還讓袁某疑問虞姬轉世重生呢,哈!”

            蝶衣給他一說,臉色不知何故,突泛潮紅。叫袁四爺心中一動。他也若無其事,轉向段小樓:

            “段老板的行腔響過入云,金聲玉振。若單論唱,可謂熬頭獨占,可論功架作派嘛,袁某還是有點意見——”

            袁四爺習慣了左右橫掃一下,見各人像聽演說那樣,更加得意。大伙倒是順著他,陪著笑臉。他嘴角一牽:

            “試舉一例,霸王回營亮相到與虞姬相見,按老規矩是七步,而你只走了五步。楚霸王蓋世英雄,威而不重,重而不武,哪行?對不對?”

            段小樓只笑著,敷衍:“四爺您是梨園大拿,您的高見還有錯兒么?”

            蝶衣看出小樓心高氣傲,趕忙打圓場,也笑:“四爺日后得空再給我們走走戲?”

            袁四爺一聽,正合孤意:“好!如不嫌棄,再請到舍下小酌,大家細談。就今兒晚上吧!”

            “哎喲四爺,”小樓作個揖:“真是萬分抱歉,不趕巧兒我有個約會,改天吧,改天一定登門討教去!

            蝶衣失神地,一張笑臉僵住了。

            小茶壺映入眼簾。

            “不趕巧兒我有個約會”?他約了誰去?怎么自己不知道?從來沒聽他提過?

        • 首頁
          返回首頁
        • 欄目
          欄目
        • 設置
          設置
        • 夜間
        • 日間

        設置

        閱讀背景
        正文字體
        • 宋體
        • 黑體
        • 微軟雅黑
        • 楷體
        文字大小
        A-
        14
        A+
        頁面寬度
        • 640
        • 800
        • 960
        • 1280
        上一篇:第三章 力拔山兮氣蓋世 下一篇:第四章 猛抬頭見碧落月色清明(下)

        小說推薦

        欧美韩国日本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address id="9rtr7"><strike id="9rtr7"><span id="9rtr7"></span></strike></address>

          <pre id="9rtr7"><ruby id="9rtr7"></ruby></pre>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strike></track>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rp id="9rtr7"></rp></strike></track>
              <pre id="9rtr7"></pre>
              <track id="9rtr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