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9rtr7"><strike id="9rtr7"><span id="9rtr7"></span></strike></address>

    <pre id="9rtr7"><ruby id="9rtr7"></ruby></pre>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strike></track>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rp id="9rtr7"></rp></strike></track>
        <pre id="9rtr7"></pre>
        <track id="9rtr7"></track>

        第五章 自古道兵家勝負乃是常情(上)

        作者:李碧華 字數:9407 閱讀:61 更新時間:2016/06/29

        第五章 自古道兵家勝負乃是常情(上)

            蝶衣在后臺,他也是另一個準備為小樓卸妝的女人吧。虞姬的如意冠、水鉆鬢花、緞花、珠釵……—一撥將下來。

            小樓更衣后,過來,豪爽地拍拍他的肩膀:“怎么?還為我打架的事兒生氣?”

            “我都忘了!

            小樓還想說句什么,無意地,忽瞥見一個倩影,當下興奮莫名:

            “哎,她來了!”

            一回身!澳阍趺磥砹?”

            他一把拉著女人:

            “來來來,菊仙,這是我師弟,程蝶衣!

            蝶衣抬頭,一見。忙招呼:

            “菊仙小姐!

            小樓掩不住得意,又笑:

            “——?別見外了,哈哈哈!”

            蝶衣不語。菊仙帶笑:

            “小樓常在我跟前念叼您的。聽都聽成熟人了!

            蝶衣還是執意陌生,不肯認她,帶著笑,聲聲“小姐”:

            “菊仙小姐請坐會兒,我得忙點事!

            只見那菊仙已很熟絡大方地挽住小樓臂彎。小樓坐不。

            “不坐了。我們吃夜宵去!

            蝶衣一急:

            “別走哇——”

            轉念,忙道:

            “不是約了四爺今晚兒給咱走走戲的?”

            小樓忘形:

            “我今晚兒可真的要‘別姬’了!”

            還是當姑娘兒的菊仙得體:

            “小樓,你有事嗎?”

            “嘿嘿!美人來了,英雄還有事么?”小樓正要親熱地一塊離去,“走!”

            菊仙忽地神色凝重起來:

            “我有事!

            直到此時,心竅著迷的段小樓,方才有機會端詳這位懷著心事相找,不動聲色的女人,方才發覺她光著腳來投奔。

            “你,這是怎么回事?”

            她低頭一望,白線襪子蒙了塵。似是另一雙鞋。菊仙溫柔,但堅定,她小聲道:

            “我給自己贖的身!”

            小樓極其驚訝,目瞪口呆,只愣愣地站著。她把他拉過一旁說話去:

            “花滿樓不留喝過定親酒的人!

            他一愕,擰眉頭凝著眼看她,感動得傻了。像個刮打嘴兔兒爺,泥塑的,要人扯動,才會開口。

            “是——”

            菊仙不語,瞅著他,等他發話。她押得重,卻又不相信自己輸。淚花亂轉。

            不遠處,人人都忙碌著。最若無其事地豎起耳朵的只有程蝶衣一個,借來抹的油彩蒙了臉。他用小牙刷,蘸上牙粉,把用完的頭面細細刷一遍,保持光亮,再用綿紙包好。眼角瞥過去,隔了紗窗,忽見小樓面色一凝,大事不好了。

            “好!說話算數!”

            ——他決定了?

            班里的人都在轟然叫好。傳來了:

            “好!有情有義!”

            “段老板,大喜了!”

            “這一出賽過《玉堂春》了!”

            “唉喲,段老板,”連班主也哄過來,“真絕,得一紅塵知己,此生無憾。什么時刻洞房花燭夜呀?”

            小樓又樂又急,搓著雙手:

            “你看這——終身的事兒,戒指還未買呢!

            菊仙一聽,懸著的心事放寬了。小樓大丈夫一肩擔當,忽瞅著她的腳:

            “先買雙喜鞋!走!”

            “撲”的一下,忽見一雙繡鞋扔在菊仙腳下。

            蝶衣不知何時,自他座上過來,飄然排眾而出:

            “菊仙小姐,我送你一雙鞋吧!

            又問:

            “你在哪兒學的這出《玉堂春》呀?”

            “我?”菊仙應付著,“我哪兒敢學唱戲呀?”

            “不會唱戲,就別灑狗血了!”

            眼角一飛,無限怨毒都斂藏。他是角兒,不要失身份,跟婊子計較。

            轉身又飄然而去。

            只有小樓,一竅不通。

            他還跑到他的座前,鏡子旁。兩個人的中間,左右都是自己的“人”。

            “師弟,我大喜了!來,讓我先挑個頭面給你‘嫂子’!”

            掂量一陣,選了個水鉆蝶釵。

            熟不拘禮。蝶衣一臉紅白,不見真情。

            小樓樂得眉開眼笑,殷勤叮囑:

            “早點來我家,記住了!證婚人是你!”

            然后又自顧自地說:“買酒去,要好酒——’

            菊仙只躊躇滿志,看她男人如何實踐諾言。蝶衣目送二人神仙眷屬般走遠。

            他迷茫跌坐。

            泄憤地,竭盡所能抹去油彩,好像要把一張臉生生揉爛才甘心。

            清秀的素臉在鏡前倦視,心如死灰,女蘿無托。

            突然,一副翎子也在鏡中抖動,顫顫地對峙。它根部是七色生絲組纓,鑲孔雀翎花裝飾。良久未曾抖定。

            袁四爺的臉!

            他穩重威儀,睨著翎子,并沒正視蝶衣:

            “這翎子難得呀!不是錢的問題,是這雉雞呢,它傾全力也護不住自家的尾巴了,趁它還沒死去,活活地把尾巴拔下來,這才夠軟。夠伶俐,不會硬化!

            然后他對蝶衣道:

            “難得一副好翎子。程老板,我靜候大駕了!闭Z含威脅。

            他就回去了。

            隨從們沒有走,仁候著。

            蝶衣惶惑琢磨話中意。思潮起伏不定。

            隨從們沒有走。

            這是一個講究“勢力”的社會!霸跄嗡鏀橙绾谓討,且忍耐守陣地等候救兵!毕褚欢巍拔髌ぴ濉,“無奈何飲瓊漿、消愁解悶。自古道兵勝負乃是常情!

            想起他自己得到的,得不到的。

            蝶衣取過一件披風,隨著去了。在后臺,見大衣箱案子下有一兩個十一二歲的小龍套在睡覺;一盞暗電燈,十四五歲的小龍套在拈針線繡戲衣上的花。這些都是熬著等出頭的戲班小子。啊,師哥、師弟,同游共息……蝶衣咬牙,近乎自虐地要同自己作對:豁出去給你看!

            他的披風一覆,仿如幕下,如覆在小龍套身上。如覆在自己身上。如覆在過去的歲月上。決絕地,往前走,人待飛出去。

            豁出去給你看!

            袁四爺先迎入大廳。

            宅內十分豪華,都是字畫條幅。紅木桌椅,紫檀五斗櫥。云石香案。

            四爺已換過便服,長袍馬褂。這不是戲,也沒有舞臺。都是現實中,落實的人,一見蝶衣來了,一手拉著,另一手覆蓋上面,手疊手,把怯生生的程老板引領內進。

            各式各樣的古玩,叫人眼界一開。

            袁四爺興致大好,指著一座鼎,便介紹:“看,這是蘇幫玉雕三腳鼎,是珍品。多有力!”

            借喻之后,又指著一幅畫像,一看,竟是觀音。

            “這觀音像,集男女之精氣放一身,超塵脫俗,飄飄欲仙!”

            蝶衣只得問:

            “四爺拜觀音么?”

            “尚在欲海浮沉,”他笑,“只待觀音超渡吧!

            又延入:

            “來,到我臥室少坐,咱聊聊!

            四爺的房間,亮堂堂寬敞敞。

            一只景泰藍大時鐘,安坐玻璃罩子內,連時間,也在困圃中,滴答地走,走得不安。

            床如海,一望無際。棗色的緞被子。有種惶惑藏在里頭,不知什么時候竄出來。時鐘只在一壁間哼。

            臥室中有張酸枝云石桌,已有仆從端了涮鍋,炭火屑星星點點。一下子,房中的光影變得不尋常,魁麗而昏黃。

            漫天暖意,驅不走蝶衣的荒涼。

            袁四爺繼續說他的觀音像:

            “塵世中酒色財氣誘惑人心,還是不要成仙的好!狭颂,就聽不到程老板唱戲!

            四爺上唇原剪短修齊的八字須,因為滿意了,那八字緩緩簇擁,合攏成個粗黑威武的“一”字,當他笑時,那一字便活動著,像是劃過來,劃過去。

            蝶衣好歹坐下了。

            四爺殷勤斟酒:

            “人有人品,戲有戲德。說來,我不能恭維段小樓。來,請。這瓶光緒年釀制的陳酒,是貢品,等閑人喝不上!

            先盡一杯,瞅著蝶衣喝。又再斟酒。蝶衣等他說下去,說到小樓——

            他只慢條斯理:

            “霸王與虞姬,舉手投足,絲絲入扣,方能人戲相融。有道‘演員不動心,觀眾不動情’。像段小樓,心有旁騖,你倆的戲嘛,倒像姬別霸王,不像霸王別姬吶!”

            蝶衣心中有事,只賠笑:

            “小樓真該一塊來。四爺給他提提。受人一字便為師!

            “哈哈哈!那我就把心里的話都給你掏出來也罷!

            他吩咐一聲:

            “帶上來!”

            仆從去了。

            蝶衣有點著慌,不知是什么?眼睛因酒烈,懵懂起來。

            突聞拍翼的聲音,摹見一只蝙蝠,在眼前張牙。舞爪。細微的牙,竟然也是白森森的。那翼張開來,怕不成為一把巨傘?

            他不敢妄動?植赖嘏c蝙蝠面面相覷。

            四爺道:“好!這是在南邊小鎮捕得,日夜兼程送來!

            見蝶衣吃驚,乘勢摟摟他肩膀,愛憐有加:“嚇著了?”

            說著,眼神一變。仆從緊捉住偏幅,他取過小刀,“刷”一下劃過它的脖子。腺癌發狂掙扎,口子更張。血,泊泊滴入鍋中湯內,湯及時沸騰,嫣紅化開了。一滴兩滴……,直至血盡。

            沸湯千波萬浪,袁四爺只覺自己的熱血也一股一股往上涌。眼睛忽地放了光。蝙蝠奄奄一息。

            蝶衣頭皮收縮,嘴唇緊閉,他看著那垂死的禽獸,那就是虞姬。虞姬死于刎頸。

            四爺像在逗弄一頭小動物似地,先涮羊肉吃,半生。也舀了一碗湯,端到蝶衣嘴邊:

            “喝,這湯‘補血’!”

            他待要喂他。

            蝶衣臉色煞白,白到頭發根。好似整個身體也白起來,嚴重的失血。

            他站起來,驚恐欲逃。倒退至墻角,已無去路,這令他的臉,更是楚楚動人……

            “喝!哈哈哈!”

            蝶衣因酒意,腳步更不穩。這場爭戰中,他讓一把懸著的寶劍驚擾了!蚴撬@擾了它?

            被逼喝下,嗆住了,同時,也愣住了。

            他抹抹灑下的血湯,暮然回首,見到它。

            半醉昏暈中,他的舊夢回來了。

            “這劍——在你手上?”

            “見過么?”四爺面有得色,“話說十年了吧,當年從廠甸一家鋪子取得,不過一百塊。你也見過?咱可是有緣呀!

            蝶衣馬上取下來。

            是它!

            他“嘩”地一下,抽出劍身。

            “喜歡?寶劍酬知己。程老板愿作我知己么?”

            知己?知己?

            蝶衣已像坍了架,丟了魂。他持劍的手抖起來;鹨话愕臒,化作冰一般的冷。酒臉酡紅,心如死灰。誰是他知己?只愿就此倒下,人事不省。借著醉。羞紅了臉。

            有戲不算戲,無戲才是戲。

            “不著咱也來一段吧?”袁四爺道,“來,乘興再做一篇妝色的學問!”

            他是會家子,他懂,他上了妝,不也是一代霸王么?蝶衣由得四爺如撫美玉般,細細為他揉抹胭脂。

            四爺也借了醉,先唱:

            田園將蕪胡不歸,

            千里從軍為了誰?

            蝶衣醉悠悠地,與他相攙相扶,開始投入了戲中,聽得四爺又念:

            “妃子啊,四面俱是楚國歌聲,莫非劉邦他已得楚地不成?孤大勢去矣!”

            蝶衣淌下清淚,一壁唱,一壁造:

            漢兵已略地,

            四面楚歌聲。

            君王意氣盡,

            賤妾何聊生……

            一伸手,把劍搶過來。

            他迷惆了,耍了個劍花,直如戲中人。那癡心女!

            四爺猛地伸手一奪。厲聲阻止:

            “這可是一把真家伙!”

            仗劍在手,勝券在握。他逃不過了。

            “不信?”

            四爺一劍把蝶衣的前襟削破。蝶衣只覺天地變樣,金星亂冒。迸出急淚。四爺狂喜:

            “哎——哈哈哈!”

            再虛晃一招,劍扔掉。

            趁蝶衣癱軟,他撲上去,把他雙手抓住,高舉控倒在幾案上,臉湊近,直貼著他的臉廝磨,揉碎酡紅桃花。酒氣把他噴醉。

            兩張如假戲如現實的,色彩斑斕的臉貼近搓揉。

            蝶衣瑟瑟抖動!

            四爺怎會放他走?

            燈火通明,血肉在鍋中沸騰的房間。他要他!

            這夜。蝶衣只覺身在紫色、棗色、紅色的猙獰天地中,一只黑如地府的蝙蝠,拍著翼,向他襲擊。撲過來,他跑不了。他仆倒,它蓋上去,血紅著兩眼,用刺刀,用利劍,用手和用牙齒,原始的搏斗。它要把他撕成碎片方才甘心。他一身是血,無盡的驚恐,連呼吸也沒有氣力……

            那囚在玻璃罩子中的時鐘,陪同他呻吟著。

            遲遲鐘鼓初長夜,

            耿耿星河欲曙天。

            辰星在眨著倦眼。蝶衣孤寂地坐在黃包車上。他雙臂緊抱那把寶劍。因羞赧,披風把自己嚴嚴包裹,蓋住那帶劍痕的衣襟,掩住裂帛的狂聲。

            也只有這把寶劍,才是屬于自己的。其他什么也沒了。他在去的時候,毋須假裝,已經明白,但他去了。今兒個晚上,自一個男人手中蹣跚地回來,不是逃回來,是豁出去。他堅決無悔地,報復了另一個男人的變心。

            街上行人很少。

            特別空寂,半明半昧。

            ——是山而欲來么?

            忽聞鐵蹄自遠而近,得得得,得得得。如同打開一個密封的瓶子,聲音一下子急涌而出。來了。

            一隊騎兵。

            黃包車遠遠見著,知機地一怔。差點叫撞上了,是一隊日軍。太陽旗在大太陽還沒出來時,已耀武揚威,人強馬壯。

            黃包車夫如驚弓之鳥,打了幾個轉,嚇得覓地逃生,一拐,拐到胡同去。

            窄小的胡同,是絕路。三面均是高墻。車子急急煞住,手足無措,憂心仲忡。

            蝶衣神魂未定!毡竟碜咏K于來了,他們說來就來了!

            思想如被深沉的天色吞噬去。沒想過會發生的事—一發生了。一夜之間,他再不曉得笑了。

            胡同盡處,卻有個孩子在笑。他十歲上下,抱著一個帶血的娃娃,頭發還是濕的,肚子上綁了塊破布。他認得他,也認得那孩子,木然地瞪著他——那是小豆子,他自己!

            只覺小豆子童稚的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陰寒如鬼魅,他瞧不起程蝶衣。前塵舊夢。二者都是被遺棄的人。

            蝶衣震驚了。

            一定在那年,他已被娘一刀剁死。如今長大的只是一只鬼。他是一只老了的小鬼;蛘,其實他只不過是那血娃娃。性別錯亂了。

            他找不回自己。

            回首,望向胡同口,隔著黃包車的簾子,隔著一個避難的車夫,他見到滿城都是日本的士兵!

            個人愛恨還來不及整理,國家危情已逼近眉睫。做人太難了。

            還得收拾心情去做人。

            蝶衣抱著劍走進來,名旦有名旦的氣派,坐有坐相,站有站相。最凄厲也不容有失。緩緩走進來。

            但見杯盤狼藉,剛才那桌面,定曾擺個滿滿當當,正是酒闌人未散。

            班里的人在劃拳行令,有的醉倒,有的尚精神奕奕,不肯走。一塌胡涂。哪有人鬧新房鬧成這樣的?蝶衣一皺眉。

            小樓一見,馬上上前,新郎官怨道:

            “你怎么現在才來?”

            “師弟,快請坐!”

            他見到菊仙。

            在臨時布置的彩燈紅燭下,喜氣掩映中,她特別的魅艷,她穿了一襲他此生都穿不了的紅衣,盛裝,鬢上插了新娘子專利的紅花。像朵紅萼牡丹。她并肩挨膀地上來,與小樓同一鼻孔出氣!麄儍蓚串通好,摒棄他!

            鑼鼓吹吶也許響過了,戲班子里多的是喜樂,多的是起哄的人,都來賀他倆,賓主盡歡。她還在笑:

            “小樓昨兒晚上叫人尋了你一夜,非要等你來,婚禮延了又延!

            她也知道他重要么?

            “今兒得給你補上一席,敬上三杯了!

            小樓又道:

            “你說該罰不該罰?師哥大喜的日子也遲到!

            菊仙忙張羅:

            “酒來——”

            蝶衣不理她,轉面,把懷中寶劍遞予小樓。

            “師哥,就是它!沒錯!”

            小樓和菊仙愕然。

            小樓接劍,抽開,精光四射,左右正反端詳:

            “呀!讓你給找到了!太好了!”

            大伙也圍上來看寶貝。

            小樓嚷嚷:

            “菊仙,快看,是我兒時做的一個夢!”

            菊仙依他,代為歡喜。

            蝶衣咬牙切齒一笑:

            “師哥,你得好好看待它!”

            說畢,不問情由,旁若無人,走到段家供奉的祖師爺神像牌位前,虔誠肅穆地,上了一注香。

            他閉目、俯首。一點香火,數盞紅燈,映照他邪異莫名的舉止。

            小樓不虞有他,很高興:

            “好,就當是咱結婚的大禮吧。禮大,我不言謝了!

            蝶衣回過頭來,是一張淡然的臉:

            “你結婚了,往后我也得唱唱獨腳戲了!

            小樓一時不明所以,這又有什么關系呢?

            只有玲挑剔透、見盡世情的姑娘兒,開始有點明白了。菊仙心里邊暗暗地撥拉開算盤珠兒,算計一下各人關系。嘴里不便多言。小樓笑著遞上一盅。

            蝶衣取過酒,仰面干了。這是今兒第二次醉,醉了當然更好。

            忽聞屋子外頭有人聲吆喝。

            聽不懂。

            是日本話:

            “掛旗!掛旗!大日本大東亞共榮!”

            馬上有人代作翻譯,也是吆喝:

            “掛旗!掛旗!大日本大東亞共榮!”

            門外來了一個人。是蝶衣那貼身的侍兒小四,他倉皇地跌撞而至。

            小四驚魂未定:

            “滿城——日本兵,正通知——各門各戶,掛太陽旗呢!”

            一眾目瞪口呆。

            胡同里,未睡的人,驚醒的人,都探首外望。有人握拳透爪,有人默默地,拎出入侵者的旗幟。孩子哭起來,突然變作悶聲,一定是有雙父母慈愛的大手,給捂住,不想招惹是非。

            無端的如急景凋年,日子必得過下去。

            一家一家一家,不情不愿,悄無聲息,掛上太陽旗。

            只有蝶衣,無限孤清。外面發生什么事,都抵不過他的“失”。

            后來他想通了。

            多少個黑夜,在后臺。一片靜穆,沒有家的小子,才睡在臺毯下衣箱側。沒成名的龍套,才膜拜這虛幻的美景。他俯視著酣睡了的人生。亂世浮生,如夢。他才歲,青春的豐盛的生命,他一定可以更紅的。即使那么孤獨,但堅定。他昂然地踏進另一境地。

            啤睨梨園。

            有滿堂喝彩聲相伴,說到底,又怎會寂寞呢?

            那夜之后,他更紅了,戲本來就唱得好,加上有人捧,上座要多熱鬧有多熱鬧?箲鸬娜巳タ箲,聽戲的人自聽戲,娛樂事業畸型發展。找個借口沉迷下去,不愿自拔!l愿面對血肉模糊的人生?

            “程老板,”班主來連媚,“下一臺換新戲碼,我預備替您掛大紅金字招牌,圍了電燈泡,懸一張戲裝大照片,您看用哪張好?”

            蝶衣一看,有《拾玉鐲》、《宇宙鋒》、《洛神》、《貴妃醉酒》……——他換了戲碼,對,獨腳戲,全以旦角為主。

            “就這吧!彼S手指指一張。

            “是是。還有您程老板的名字放到最大,是頭牌!”

            花圍翠繞,美不勝收。

            小樓呢?蝶衣刻意地不在乎,因為事實上他在乎。

            袁四爺又差人送來更講究的首飾匣子了,頭面有點翠、雙光水鉆石、銀釵、鳳托子、珍珠耳墜子、絢漫炫人的頂花。四季花朵,分別以緞、綾、絹、絲絨精心扎結;ɑㄊ澜。他給他置戲箱,行頭更添無數。還將金條熔化,做成金絲線繡入戲衣,裙襖上綴滿電光片。蝶衣嗔道:

            “好重,怕有五六斤!

            班主愛帶笑恭維著他的行頭:

            “唷,瞧這頭面,原來是貓眼玉!好利害!”

            背地呢,自有人小聲議論:

            “又一個‘像姑’……”

            但,誰敢瞧不起?

            首天夜場上《拾玉鐲》。蝶衣演風情萬種的孫玉姣。見玉鐲,心潮起伏,四方窺探,越趄著:拾?還是不抬?詐作丟了手絹,手絹覆在玉鐲上,然后急急團起,暗中取出,愛不釋手。

            男伶擔演旦角,媚氣反是女子所不及;蛟S女子平素媚意十足,卻上不了臺,這說不出來的勁兒,乾旦毫無顧忌,融入角色,人戲分不清了。就像程老板蝶衣,只有男人才明白男人吃哪一套。

            暗暗拾了玉鐲,試著套進腕里,顧盼端詳,好生愛戀。一見玉鐲主人,那小生傅朋趨至,心慌意亂,當下脫了鐲子,裝作退還狀。

            他不是小樓。

            他只是同臺一個扇子小生!堑碌呐阋r。臺上的玉姣把鐲子推來讓去:

            “你拿去,我不要!”

            往上方遞,往下方遞:

            “你拿去,我不要!”

            硬是還不完。是,你拿去吧,他算什么?我不要!一聲比一聲嬌嬈,無限嬌嬈。誰知他心事?

        • 首頁
          返回首頁
        • 欄目
          欄目
        • 設置
          設置
        • 夜間
        • 日間

        設置

        閱讀背景
        正文字體
        • 宋體
        • 黑體
        • 微軟雅黑
        • 楷體
        文字大小
        A-
        14
        A+
        頁面寬度
        • 640
        • 800
        • 960
        • 1280
        上一篇:第四章 猛抬頭見碧落月色清明(下) 下一篇:第五章 自古道兵家勝負乃是常情(下)

        小說推薦

        欧美韩国日本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address id="9rtr7"><strike id="9rtr7"><span id="9rtr7"></span></strike></address>

          <pre id="9rtr7"><ruby id="9rtr7"></ruby></pre>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strike></track>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rp id="9rtr7"></rp></strike></track>
              <pre id="9rtr7"></pre>
              <track id="9rtr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