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9rtr7"><strike id="9rtr7"><span id="9rtr7"></span></strike></address>

    <pre id="9rtr7"><ruby id="9rtr7"></ruby></pre>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strike></track>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rp id="9rtr7"></rp></strike></track>
        <pre id="9rtr7"></pre>
        <track id="9rtr7"></track>

        第六章 夕陽西下水東流(上)

        作者:李碧華 字數:5308 閱讀:1 更新時間:2016/06/29

        第六章 夕陽西下水東流(上)

            留聲機的大喇叭響著靡靡之音。

            蝶衣心情無托,惟有讓這頹廢的樂聲好好哄護他。

            房子布置得更瑰麗多姿,什么都買,都要最好的。人說玩物能喪志,這便是他的心愿,但愿能喪志。

            鏡子越來越多,四面窺伺。有圓的、方的、長的、大的、小的。

            他最愛端詳鏡中的美色,舉手投足,孤芳自賞。蘭花手,“你”,是食指悄俏點向對方;“我”,是中指輕輕按到自己心胸;“他”,—下雙晃手,分明欲指向右,偏生先晃往左,在空中’—繞。才找尋到要找尋的他。

            這明媚鮮妍能幾時?

            只怕年華如逝水,一朝飄泊,影兒難再尋覓。他又朝鏡子作了七分臉。眼角暗飛,真是美,美得殺死人!

            五光十色,流金溢彩的戲衣全張懸著,小四把它們一一抖落,細意高掛,都是女衣。裙襖、斗籠、云肩、魚鱗甲、霞帕、榴裙……滿空生春。戲衣艷麗,水袖永遠雪白。小四走過,風微起,它們用水袖彼此輕薄。

            古人的魂兒都來陪伴他了,一行珠簾閑不卷,終日誰來?不來也罷。小四還是貼身貼心的。

            蝶衣俯懶地哼著:

            人言洛陽花似錦,

            奴久系監獄不知春……

            小四穿上一件戲衣,那是《游園驚夢》中,邂逅小生時,杜麗娘的行頭!按渖雎涞娜股纼很,艷晶晶花簪八寶填”。

            小四拈起一把杭州彩絹扇子,散發著檀香的迷幻芳菲。蝶衣一見,只淡淡地微笑,隨意下個令:

            “小四,給我撕掉!

            小四見他苦悶無聊,惟有破壞,他太明白了,問也不問,把扇子給撕了。

            一下細微的裂帛聲。

            蝶衣又閑閑地:

            “把戲衣也撕了!

            他二話不說。討他歡心,又撕了。不好撕,得找道口子,奮力一撕——裂帛聲又來了,這回響得很,蝶衣痛快而痛苦地閉上眼睛。

            原來乖乖地蹲在他身畔、那上了鴉片癮的黑貓,受這一驚,毛全堅起來。來福戒備著,蝶衣意欲愛撫它,誰知它突地發難,抓了他一下。

            這一下抓得不深,足令蝶衣惶惑不解!獙λ敲春,未了連貓也背叛自己?

            蝶衣瞅著那道爪痕,奇怪,幼如一根紅發絲。似有若無,但它分明抓過他一下。

            小四裝扮好來哄他,拉腔唱了:

            則為你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是答兒閑尋遍,

            在幽閨自憐……

            蝶衣隨著他的唱造神游,半晌,才醒過來似地,又自戀,又憐他。

            “小四呀,十年二十年也出不了一位名角呢。你呢,還是成不了角兒啦!

            他又閉目沉思去。良久,已然睡著。

            小四——語不發。一語不發。

            未了又把金絲銀線給收拾好了。

            ——天總算過去。

            人人都有自己過活的方法。一天一天地過。中國老百姓,生命力最強。

            一冬已盡。京城的六月,大太陽一曬,屋里往往呆不住人,他們都搬了板凳,或竹凳子,跑到街上,搖著扇子。

            久久末見太陽的蝶衣,夜里唱戲,白天睡覺。臉很白,有時以為敷粉末下。他坐在黃包車上,腳邊還擱廠個大紙盒,必是戲衣廠。又買了新的。舊的不去,新的怎么來?

            黃包車走過市集。

            都在賣水果吃食。

            忽聞一把又響亮又明朗的好嗓子。扯開叫賣:

            高啦瓤的特大西瓜咧——

            論個兒不論斤,

            好大塊的甜瓜咧,

            賽了糖咧——

            抑揚頓挫,自成風韻,直如唱戲。

            蝶衣一聽,耳熟。

            一棵大槐樹下,停了平板車,木盆子擺好一大塊冰,鎮了幾個青皮沙瓢西瓜在邊上。賣的人,穿一件背心,系條圍裙,活脫脫是小樓模樣。

            蝶衣不信,黃包車便過去。他示意車子稍停,回頭看真。

            一個女人走近。她打扮樸素,先鋪好干凈藍布,西瓜一個個排并,如兵卒。她給瓜灑上幾陣冰水,小樓熟練地挑—個好的,手起刀落,切成兩半,再切成片零賣。

            菊仙罩上紗罩.手拎大芭蕉扇在扇,趕蒼蠅,叫人看著清涼。

            是這一對平凡夫妻!

            蝶衣看不下去。

            正欲示意上路,不加驚擾。

            小樓正唱至—半:

            誰吃大西瓜哎,

            青皮紅瓤沙口的蜜來——

            招徠中,眼神遺到遲疑的蝶衣。

            他急忙大喊:

            “師弟!師弟!師弟!”

            蝶衣只好下車過來。

            小樓把沾了甜汁的大手在圍裙上擦擦,拉住蝶衣。一點也不覺自家淪落了。還活得挺神氣硬朗。

            他豪爽不記前塵,只無限親切,充滿歉疚:

            “那回也真虧你:我還冤了你,啐你一口。一直沒見上吶,為兄這廂賠禮!”

            “我都忘了!

            蝶衣打量小樓:

            “不唱了?”

            “行頭又進當鋪去了。響應全民救國嘛,談什么藝術?”又問,“你呢?”

            “我只會唱戲。別的不行!

            洗凈鉛華,跟定了男人的菊仙,粗衣不掩清麗,臉色特紅潤,眼色溫柔,她捧來一個大西瓜:

            “這瓜最好,薄皮沙瓤,八九分熟,放個兩天也壞不了!

            蝶衣帶點敵意,只好輕笑:

            “你們都定了,多好!

            “亂世嘛,誰能定了?還不是混混日子?”

            小樓過來,樓著菊仙,人前十分地照顧:

            “就欠她這個。只好有一頓吃一頓!

            蝶衣一想,不知是誰欠誰的?如何原諒她,一如原諒無關痛癢的旁人?他恨這夫妻倆,不管他私下活得多跌宕痛楚,他倆竟若無其事地相依。他恨人之不知。恨她沒臉、失信,巧取蒙奪!

            蝶衣順目自西瓜一溜。呀!忽見菊仙微隆的肚皮。

            兩三個月的身孕了。難怪小樓護花使者般的德行。

            一如冷水澆過他的脊梁,他接過那冰鎮的甜瓜,更冷。他接過它,它在他懷中,多像一個虛假的秘密的身孕。

            蝶衣百感交集——這是他一輩子也干不了的勾當:

            他只好又重復地問:

            “不唱了?”

            小樓答:

            “不唱了!”

            就這樣,——個大紅的武生,荒廢了他的藝,丟棄科班所學所得,改行賣西瓜去,挺起胸膛當個黎民百姓?十年二十年也出不了一位名角呢。

            關師父的心血付諸東流。他更老了;⑼q在。

            二人被叫來,先僻啪一人一記耳光,喝令跪下,在祖師爺神伉前,同治光緒名角畫像的注視下,關師父蒼老的手指,抖了:

            “白教你倆十年!”

            小樓和蝶衣俯首跪倒,不敢作聲:“一日為師,一生為父”,這不單是傳統,這還是道義。戲文里說的全是這些。師父怒叱:

            “讓你們大伙合群兒,都紅著心,苦練,還不是要出人頭地?一天不練手腳慢,還干脆拆伙?賣西瓜?嘎?”

            老人嗆住了,喘了好幾下。

            門外一眾的小徒弟,大氣也不敢透。兩個紅人跪在那兒聽他教訓,還沒出科的,連跪的余地都沒有。

            “同一道門兒出去的兄弟,成仇了?你倆心里還有我這師父沒有?”

            越罵越來勁,國仇家恨都在了:

            “咱中國有句老話,老子不識字,可會背:‘兄弟鬩于墻,外御其侮;兄弟刀槍殺,血被外人踏’!唱詞里不是有么?眼瞅著日本鬼子要亡咱了,你們還……”

            未了把二人趕走,下令:

            “給我滾,一個月之內組好班子再來見我!咱臺上見!”

            ——一場“兄弟”。

            關師父等不到這一臺。

            就在初六那天,孩子如常天天壓腿,一條一條的腿擱在與人一起老去的橫木梁上,身體壓下去。

            關師父坐在竹凳子上,喊著:

            “七十六、七十七、六十三、六十四、四十四、四十五……四十六……”

            孩子暗暗叫苦,你看我,我看你,真沒辦法,要等師父數到——百下,快到了,他年歲大,記性壞,總是往回數。

            關師父的眼神迷蒙了,喊數更含糊;ò椎念^軟垂著,大伙以為他盹著了,裝個鬼臉。

            在毫無征兆經無防備的一刻,他的頭一垂不起,在斜暉下,四合院中,生過一頓氣之后,悄悄地老死了。

            頑皮但聽教的孩子們,渾然不覺。

            小樓匆匆趕至蝶衣的家。

            在下午的四點鐘,蝶衣剛抽過兩筒。小四給他削梨子吃。那鴉片神秘的焦香仍在。梨子的清甜正好解了它。正瞥到簾下幾上,那電話罩著——層薄塵,太久沒人打來,也根本不打算會接,那薄塵,如同給聽筒作個妝。

            蝶衣見小樓氣急敗壞:

            “師父他——”

            他忙抖擻:

            “知道了,咱先操操舊曲,都是老搭檔——”

            “見不著師父了!”

            蝶衣一驚,梨子滾跌在地。他呢喃:

            “見不著了?”

            “死了!”

            “死了?”

            小樓非常傷感:

            “科班也得散了。孩子沒著落,我們弟兄們該給籌點錢!

            蝶衣呻吟:

            “才幾天。還數落了一頓,不是說一個月之內組好班子么?不是么?……”

            生死無常。

            哀愁襲上心頭。心里很疼。情愿師父繼續給他一記耳雷子,重重的。他需要更大的疼,才能掩蓋。小樓低著頭,他也吃力地面對它。喉間的疙瘩,上下骨碌地動著。蝶衣想伸手出來,撫平它,只見它喃喃咕咕地,揮之不去!貌蝗菀诇愒谝粔K,是天意,是師命。他倆誰也跑不掉,好不容易呀,但師父卻死了:

            下一代的孩子們都在后臺當跑腿,伺候著已掙了出身前程的師哥們。這一回的義演,籌了款子,好給師父風光大葬,也為這面臨解體,樹倒猢猻散的末代科班作點綢繆——不是綢繆,而是打發。

            心情都很沉重。

            “哈德門、三個五、雙妹……”賣香煙的在胡同口戲園子里外叫喊著。臺上則是大袍大甲的薛丁山與樊梨花在對峙。上了場,一切喜怒哀樂都得扔在身后,目中只有對手,心中只有戲。要教我唱戲,不教戲唱我。戲要三分生,把自己當成戲中人,頭一遭,從頭開始邂逅。心底不痛快,還是眉來眼去地對峙著,打情罵俏!

            就在急鼓繁弦催逼中,外面忽傳來轟烈的僻僻啪啪聲響。

            對峙中的小樓和蝶衣,有點緊張。

            “師哥,是槍炮聲么?聽:”

            雖是慌張,也不失措,不忘老規矩,照樣沒事人地演下去。

            小樓跟著點子,也細聽:

            “不像。奇怪!

            群眾的喧嘩竟又響起。拆天似地:

            “和平了!勝利了!”

            “日本鬼子投降了!”

            “國軍回來啦!”

            ……

            原來歡天喜地的老百姓在點燃鞭炮,還有人把臉盆拎出來大敲?駳g大亂。座上的看客措手不及,扭頭門外,火花四濺,跑來—個壯漢.來報喜:

            “勝利了!勝利了!”

            人心大快。禮帽、毛巾、衣物、茶壺、椅子、瓜子、糖果、香煙……全都拋得飛上天。

            蝶衣開心地耳語:

            “仗打完了!”

            小樓也很開心:

            “不!咱繼續開打!”

            二人越打越燦爛,臺下歡呼混成一片。

            菊汕在上場門外,不知何故,眼淚簌簌淌下。一個八九歲的小徒兒,依偎在她身畔,有點惶惑。

            戲演完了。

            后事也辦妥了。

            終于,太陽也下山了。

            那天,把義演的帳一算,掙來的錢,得分給他們。

            下過一場微雨,戲園子門外,一地的爆竹殘屑被浸淫過,流成一條條婉蜒的小紅河,又像半攤血淚的交織。

        • 首頁
          返回首頁
        • 欄目
          欄目
        • 設置
          設置
        • 夜間
        • 日間

        設置

        閱讀背景
        正文字體
        • 宋體
        • 黑體
        • 微軟雅黑
        • 楷體
        文字大小
        A-
        14
        A+
        頁面寬度
        • 640
        • 800
        • 960
        • 1280
        上一篇:第五章 自古道兵家勝負乃是常情(下) 下一篇:第六章 夕陽西下水東流(下)

        小說推薦

        欧美韩国日本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address id="9rtr7"><strike id="9rtr7"><span id="9rtr7"></span></strike></address>

          <pre id="9rtr7"><ruby id="9rtr7"></ruby></pre>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strike></track>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rp id="9rtr7"></rp></strike></track>
              <pre id="9rtr7"></pre>
              <track id="9rtr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