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9rtr7"><strike id="9rtr7"><span id="9rtr7"></span></strike></address>

    <pre id="9rtr7"><ruby id="9rtr7"></ruby></pre>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strike></track>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rp id="9rtr7"></rp></strike></track>
        <pre id="9rtr7"></pre>
        <track id="9rtr7"></track>

        第三輯

        作者:郭沫若 字數:10411 閱讀:2725 更新時間:2011/04/19

        第三輯

         

        第三輯

        Venus

          我把你這張愛嘴,

          比成著一個酒杯。

          喝不盡的葡萄美酒,

          會使我時常沈醉!

          我把你這對乳頭,

          比成著兩座墳墓。

          我們倆睡在墓中,

          血液兒化成甘露!

          1919年間作[①]

          本篇收入《女神》前未見發表過。Venus(維納斯),羅馬神話中司美與戀愛的女神。

        別離

          殘月黃金梳,

          我欲掇之贈彼姝。

          彼姝不可見,

          橋下流泉聲如泫。

          曉日月桂冠,

          掇之欲上青天難。

          青天猶可上,

          生離令我情惆悵。

          〔附白〕此詩內容余曾改譯如下:

          一彎殘月兒

          還高掛在天上。

          一輪紅日兒

          早已出自東方。

          我送了她回來,

          走到這旭川橋上;

          應著橋下流水的哀音,

          我的靈魂兒

          向我這般歌唱:

          月兒啊!

          你同那黃金梳兒一樣。

          我要想爬上天去,

          把你取來;

          用著我的手兒,

          插在她的頭上。

          咳!

          天這樣的高,

          我怎能爬得上?

          天這樣的高,

          我縱能爬得上,

          我的愛呀!

          你今兒到了哪方?

          太陽呀!

          你同那月桂冠兒一樣。

          我要想爬上天去,

          把你取來;

          借著她的手兒,

          戴在我的頭上。

          咳!

          天這樣的高,

          我怎能爬得上?

          天這樣的高,

          我縱能爬得上,

          我的愛呀!

          你今兒到了哪方?

          一彎殘月兒

          還高掛在天上。

          一輪紅日兒

          早已出自東方。

          我送了她回來

          走到這旭川橋上;

          應著橋下流水的哀音,

          我的靈魂兒

          向我這般歌唱。

          1919年3、4月間作[①]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年一月七日上!稌r事新報·學燈》。

        春愁

          是我意凄迷?

          是天蕭條耶?

          如何春日光,

          慘淡無明輝?

          如何彼岸山,

          低頭不展眉?

          周遭打岸聲,

          海兮汝語誰?

          海語終難解,

          空見白云飛。

          1919年3、4月間作

          本篇收入《女神》前未見發表過。

        司健康的女神

          Hygeia喲![①]

          你為什么棄了我?

          我若再得你薔薇花色的臉兒來親我,

          我便死——也靈魂安妥。

          Hygeia喲,

          你為什么棄了我?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年十月十七日上!稌r事新報·學燈》。

        新月與白云

          月兒呀!你好象把鍍金的鐮刀。

          你把這海上的松樹斫倒了,

          哦,我也被你斫倒了!

          

          白云呀!你是不是解渴的凌冰?

          我怎得把你吞下喉去,

          解解我火一樣的焦心?

          1919年夏秋之間作[①]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一九年十月二日上!稌r事新報·學燈》。發表時新月與白云分別為二題。

        死的誘惑

          一

          我有一把小刀

          倚在窗邊向我笑。

          她向我笑道:

          沫若,你別用心焦!

          你快來親我的嘴兒,

          我好替你除卻許多煩惱。

          

          二

          窗外的青青海水

          不住聲地也向我叫號。

          她向我叫道:

          沫若,你別用心焦!

          你快來入我的懷兒,

          我好替你除卻許多煩惱。

          

          〔附白〕這是我最早的詩,大概是一九一八年初夏作的。[①]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上!稌r事新報·學燈》。

        火葬場

          我這瘟頸子上的頭顱

          好象那火葬場里的火爐;

          我的靈魂呀,早已被你燒死了!

          哦,你是哪兒來的涼風?

          你在這火葬場中

          也吹出了一株——春草。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上!稌r事新報。學燈》。

          鷺!鷺!

          你自從哪兒飛來?

          你要向哪兒飛去?

          你在空中畫了一個橢圓,

          突然飛下海里,

          你又飛向空中去。

          你突然又飛下海里,

          你又飛向空中去。

          雪白的鷺!

          你到底要飛向哪兒去?

          1919年夏秋之間作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一九年九月十一日上!稌r事新報·學燈》。

        鳴蟬

          聲聲不息的鳴蟬呀!

          秋喲!時浪的波音喲!

          一聲聲長此逝了……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年十月十七日上!稌r事新報·學燈》。發表時原注寫作日期為十月二日。

        晚步

          松林呀!你怎么這樣清新!

          我同你住了半年,

          從也不曾看見

          這沙路兒這樣平平!

          

          兩乘拉貨的馬車從我面前經過,

          倦了的兩個車夫有個在唱歌。

          他們那空車里載的是些什么?

          海潮兒應聲著:平和!平和!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上!稌r事新報·學燈》。

        春蠶

          蠶兒呀,你在吐絲……

          哦,你在吐詩!

          你的詩,怎么那樣地

          纖細、明媚、柔膩、純粹!

          那樣地……噯!我已形容不出你。

          

          蠶兒呀,你的詩

          可還是出于有心?無意?

          造作矯揉?自然流瀉?

          你可是為的他人?

          還是為的你自己?

          

          蠶兒呀,我想你的詩

          終怕是出于無心,

          終怕是出于自然流瀉。

          你在創造你的“藝術之宮”,

          終怕是為的你自己。

          本篇最初見于一九二○年九月七日出版的上!缎碌男≌f》二卷一期。在這一期中載有作者一九二○年七月二十六日致陳建雷的《論詩》通信,信中錄有題為《春蠶》的詩,但與收入《女神》的本詩在字句上有較大的不同。

        蜜桑索羅普之夜歌

          無邊天海呀!

          一個水銀的浮漚!

          上有星漢湛波,

          下有融晶泛流,

          正是有生之倫睡眠時候。

          我獨披著件白孔雀的羽衣,

          遙遙地,遙遙地,

          在一只象牙舟上翹首。

          

          啊,我與其學做個淚珠的鮫人,[①]

          返向那沈黑的海底流淚偷生,

          寧在這縹緲的銀輝之中,

          就好象那個墜落了的星辰,

          曳著帶幻滅的美光,

          向著“無窮”長殞!

          前進!……前進!

          莫辜負了前面的那輪月明!

          1920年11月23日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一年三月十五日出版的北京《少年中國》(季刊)第二卷第九期田漢所譯《沙樂美》之譯文前。發表時和一九二一年《女神》初版本另有副題:“此詩呈Salomé之作者與壽昌”。Salomé(《莎樂美》),英國詩人王爾德(O.Wilde,1856-1900)所作劇本。作者原注:密桑索羅普(Misanthrope),厭世者。

        霽月

          淡淡地,幽光

          浸洗著海上的森林。

          森林中寥寂深深,

          還滴著黃昏時分的新雨。

          

          云母面就了般的白楊行道

          坦坦地在我面前導引,

          引我向沈默的海邊徐行。

          一陣陣的暗香和我親吻。

          

          我身上覺著輕寒,

          你偏那樣地云衣重裹,

          你團無缺的明月喲,

          請借件縞素的衣裳給我。

          

          我眼中莫有睡眠,

          你偏那樣地霧帷深鎖。

          

          你淵默無聲的銀海喲,

          請提起幽渺的波音和我。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年九月七日上!稌r事新報·學燈》。

        晴朝

          池上幾株新柳,

          柳下一座長亭,

          亭中坐著我和兒,

          池中映著日和云。

          

          雞聲、群鳥聲、鸚鵡聲,

          溶流著的水晶一樣!

          粉蝶兒飛去飛來,

          泥燕兒飛來飛往。

          

          落葉蹁躚,

          飛下池中水。

          綠葉蹁躚,

          翻弄空中銀輝。

          

          一只白鳥

          來在池中飛舞。

          哦,一灣的碎玉!

          無限的青蒲!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年九月七日上!稌r事新報·學燈》。

        岸上

          其一

          岸上的微風

          早已這么清和!

          遠遠的海天之交,

          只剩著晚紅一線。

          海水淵青,

          沈默著斷絕聲嘩。

          青青的郊原中,

          慢慢地移著步兒,

          只驚得草里的蝦蟆四竄。

          漁家處處,

          吐放著朵朵有涼意的圓光。

          一輪皓月兒

          早在那天心孤照。

          我吹著支

          小小的哈牟尼笳,[①]

          坐在這海岸邊的破船板上。

          一種寥寂的幽音

          好象要充滿那瑩潔的寰空。

          我的身心

          好象是——融化著在。

          1920年7月26日

          

          其二

          天又昏黃了。

          我獨自一人

          坐在這海岸上的漁舟里面,

          我正對著那輪皓皓的月華,

          深不可測的青空!

          深不可測的天海呀!

          海灣中喧豗著的濤聲

          猛烈地在我背后推蕩!

          Poseidon呀,[②]

          你要把這只漁舟

          替我推到那天海里去?

          1920年7月27日

          

          其三

          哦,火!

          鉛灰色的漁家頂上,

          昏昏的一團紅火!

          鮮紅了……嫩紅了……

          橙黃了……金黃了……

          依然還是那輪皓皓的月華!

          “無窮世界的海邊群兒相遇。

          無際的青天靜臨,

          不靜的海水喧豗。

          無窮世界的海邊群兒相遇,叫著,跳著!保邰郏

          我又坐在這破船板上,

          我的阿和

          和著一些孩兒們

          同在沙中游戲。

          我念著泰戈爾的一首詩,

          我也去和著他們游戲。

          噯!我怎能成就個純潔的孩兒?

          1920年7月29日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上!稌r事新報·學燈》。發表時和一九二一年《女神》初版本題為《岸上三首》。

        晨興

          月光一樣的朝暾

          照透了這蓊郁著的森林,

          銀白色的沙中交橫著迷離的疏影。

          

          松林外海水清澄,

          遠遠的海中島影昏昏,

          好象是,還在戀著他昨宵的夢境。

          

          攜著個稚子徐行,

          耳琴中交響著雞聲、鳥聲,

          我的心琴也微微地起了共鳴。

          本篇收入《女神》前未見發表過。

        春之胎動

          獨坐北窗下舉目向樓外四望:

          春在大自然的懷中胎動著在了!

          

          遠遠一帶海水呈著雌虹般的彩色,

          俄而帶紫,俄而深藍,俄而嫩綠。

            

          暗影與明輝在黃色的草原頭交互浮動,

          如象有探海燈在轉換著的一般。

          

          天空最高處作玉藍色,有幾朵白云飛馳;

          白云的緣邊色如乳糜,叫人微微眩目。

          

          樓下一只白雄雞,戴著鮮紅的柔冠,

          長長的聲音叫得已有幾分倦意了。

          

          幾只雜色的牝雞偃伏在旁邊的沙地中,

          那些女郎們都帶著些嬌慵無力的樣兒。

          

          海上吹來的微風才在雞尾上動搖,

          早悄悄地偷來吻我的顏面,又偷跑了。

          

          空漠處時而有小鳥的歌聲。

          幾朵白云不知飛向何處去了。

          

          海面上突然飛來一片白帆……

          不一剎那間也不知飛向何處去了。

          2月26日

          本篇收入《女神》前未見發表過。

        日暮的婚筵

          夕陽,籠在薔薇花色的紗羅中,

          如象滿月一輪,寂然有所思索。

          

          戀著她的海水也故意裝出個平靜的樣兒,

          可他嫩綠的絹衣卻遮不過他心中的激動。

          

          幾個十二三歲的小姑娘,笑語娟娟地,

          在枯草原中替他們準備著結歡的婚筵。

          

          新嫁娘最后漲紅了她豐滿的龐兒,

          被她最心愛的情郎擁抱著去了。

          2月28日

          本篇收入《女神》前未見發表過。

        新生

          紫蘿蘭的,

          圓錐。

          乳白色的,

          霧帷。

          黃黃地,

          青青地,

          地球大大地

          呼吸著朝氣。

          火車

          高笑

          向……向……

          向……向……

          向著黃……

          向著黃……

          向著黃金的太陽

          飛……飛……飛……

          飛跑,

          飛跑,

          

          飛跑。

          好!好!好!……

          1921年4月1日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上!稌r事新報·學燈》。原題《歸國吟》。

        海舟中望日出

          鉛的圓空,

          藍靛的大洋,

          四望都無有,

          只有動亂,荒涼,

          黑洶洶的煤煙

          惡魔一樣!

          

          云彩染了金黃,

          還有一個爪痕露在天上。

          那只黑色的海鷗

          可要飛向何往?

          

          我的心兒,好象

          醉了一般模樣。

          我倚著船欄,

          吐著膽漿……

          

          哦!太陽!

          白晶晶地一個圓珰!

          在那海邊天際

          黑云頭上低昂。

          我好容易才得盼見了你的容光!

          你請替我唱著凱旋歌喲!

          我今朝可算是戰勝了海洋!

          4月3日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上!稌r事新報·學燈》。

        黃浦江口

          平和之鄉喲!

          我的父母之邦!

          岸草那么青翠!

          流水這般嫩黃!

          

          我倚著船欄遠望,

          平坦的大地如象海洋,

          除了一些青翠的柳波,

          全沒有山崖阻障。

          

          小舟在波上簸揚,

          人們如在夢中一樣。

          平和之鄉喲!

          我的父母之邦!

          4月3日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上!稌r事新報·學燈》。

        上海印象

          我從夢中驚醒了!

          Disillusion[①]的悲哀喲!

          

          游閑的尸,

          淫囂的肉,

          長的男袍,

          短的女袖,

          滿目都是骷髏,

          滿街都是靈柩,

          亂闖,

          亂走。

          我的眼兒淚流,

          我的心兒作嘔。

          我從夢中驚醒了。

          Disillusion的悲哀喲!

          4月4日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上!稌r事新報·學燈》。

        西湖紀游

          滬杭車中

          

          一

          我已幾天不見夕陽了,

          那天上的晚紅

          不是我焦沸著的心血嗎?

          我本是“自然”的兒,

          我要向我母懷中飛去!

          

          二

          巨朗的長庚[①]

          照在我故鄉的天野,

          啊!我所渴仰著的西方喲!

          紫色的煤煙

          散成了一朵朵的浮云

          向空中消去。

          哦!這清冷的晚風!

          火獄中的上海喲!

          

          我又棄你去了。

          

            三

          火車向著南行,

          我的心思和他成個十字:

          我一心念著我西蜀的娘,

          我一心又念著我東國的兒,

          我才好象個受著磔刑的耶穌喲!

          

            四

          唉!我怪可憐的同胞們喲!

          你們有的只拚命賭錢,

          有的只拚命吸煙,

          有的連傾啤酒幾杯,

          有的連翻番菜幾盤,

          有的只顧酣笑,

          有的只顧亂談。

          你們請看喲!

          那幾個肅靜的西人

          一心在勘校原稿喲!

          那幾個驕慢的東人

          在一旁嗤笑你們喲!

          啊!我的眼睛痛呀!痛呀!

          要被百度以上的淚泉漲破了!

          

          我怪可憐的同胞們喲!

          4月8日

        雷峰塔下[②]

          其一

          

          雷峰塔下

          一個鋤地的老人

          脫去了上身的棉衣

          掛在一旁嫩桑的枝上。

          他息著鋤頭,

          舉起頭來看我。

          哦,他那慈和的眼光,

          他那健康的黃臉,

          他那斑白的須髯,

          他那筋脈隆起的金手。

          我想去跪在他的面前,

          叫他一聲:“我的爹!”

          把他腳上的黃泥舔個干凈。

          

          其二

          菜花黃,

          湖草平,

          

          楊柳毿毿,

          湖中生倒影。

          

          朝日曛,

          鳥聲溫,

          遠景昏昏,

          夢中的幻境。

          好風輕,

          天宇瑩,

          云波層層,

          舟在天上行。

          4月9日

        趙公祠畔

          鐘聲,

          鴉鳥鳴,

          趙公祠畔

          朝氣氤氳。

          兒童的歌聲遠聞。

          

          醉紅的新葉,

          青嫩的草藤,

          高標的林樹

          都含著夢中幽韻。

          白堤前橫,

          湖中柳影青青。

          兩張明鏡!

          

          草上的雨聲

          打斷了我的寫生。

          紅的草葉不知名,

          摘去問問舟人。

          

          雨打平湖點點,

          舟人相接殷勤。

          登舟問草名,

          我才不辨他的土音。

          汲取一杯湖水,

          把來當作花瓶。

        三潭印月

          一

          沿堤的楊柳

          倒映潭心,

          

          蒼黃、綠嫩。

          不須有月來,

          已自可人。

          

          二

          緩步潭中曲徑,

          煙雨溟溟,衣裳重了幾分。

          雨中望湖

          ——湖畔公園小御碑亭上

          

          雨聲這么大了,

          湖水卻染成一片粉紅。

          四圍昏蒙的天

          也都帶著醉容。

          

          浴沐著的西子喲,[③]

          裸體的美喲!

          我的身中……

          這么不可言說的寒噤!

          哦,來了幾位寫生的姑娘,

          可是,unschoeh。[④]

          4月10日

        司春的女神歌

          司春的女神來了。

          提著花籃來了。

          散著花兒來了。

          唱著歌兒來了。

          

          “我們催著花兒開,

          我們散著花兒來,

          我們的花兒

          只許農人簪戴!

          

          紅的桃花,白的李花,

          黃的菜花,藍的豆花,

          還有許多不知名的草花,

          散在樹上,散在地上,

          散在農人們的田上。

          沿路走,沿路唱:

          

          “花兒也為詩人開,

          我們也為詩人來,

          如今的詩人

          可惜還在吃奶!

          司春的女神去了。

          提著花籃去了。

          散完花兒去了。

          唱著歌兒去了。

          4月11日,游西湖歸,滬杭車中作。

          本篇最初分別以《滬杭車中》、《雷峰塔下》、《趙公祠畔》、《三潭印月》、《雨中望湖》和《司春的女神歌》為題,發表于一九二一年四月二十五日、二十六日、二十八日、三十日和五月二日上!稌r事新報·學燈》。

          注釋:

          第 130 頁[①]這首詩的寫作時間,在作者其他著作中有不同的記載。據作者一九三六年九月四日所寫《我的作詩的經過》一文說,這詩(文中詩題作《維奴司》)是民國五年(一九一六年)夏秋之交與《新月與白云》、《死的誘惑》、《別離》等詩先后作的,而在《學生時代·創造十年》第三節中則說《死的誘惑》、《新月與白云》、《離別》等詩是一九一八年做的。

          第 133 頁[①]這里所注寫作時間與作者其他著作中所記載的有出入。請參看前首《Venus》注。又一九四一年作者所寫《五十年簡譜》也說《殘月黃金梳》(即本篇)及《死的誘惑》等詩為一九一六年作。

          第 135 頁[①]Hygeia,希臘文為Hygieia(許癸厄亞),古希臘神話中司健康的女神。

          第 136 頁[①]這里寫作時間與作者其他著作中所記載的有出入。請參看前首《Venus》注。

          第 138 頁[①]這首詩的寫作時間,作者在其他著作中所說與這里所注有出入。請參看前首《Venus》注和《別離》題注。

          第 144 頁[①]鮫人,神話中的人魚,泣淚成珠。見三國魏曹植《七啟》和《文選》晉代左思《吳都賦》及注。

          第 150 頁[①]哈牟尼笳(Harmonica),口琴。

          第 151 頁[②]Poseidon,波塞冬,希臘神話中的海神。

          第 152 頁[③]這是泰戈爾的長詩《吉檀迦利》中的詩句。

          第 162 頁[①]Disillusion,幻滅。

          第 163 頁[①]長庚,即金星。我國古代稱金星為太白,晨出東方為啟明,昏見西方為長庚。

          第 165 頁[②]雷峰塔,在杭州西湖南岸夕照山上,五代吳越王錢俶時建!袄追逑φ铡,是“西湖十景”之一。此塔已于一九二四年傾圮。

          第 168 頁[③]西子,原指春秋時越國美女西施。宋代詩人蘇軾用她比擬風光秀麗的杭州西湖。有詩云:“欲把西湖比西子,淡裝濃抹總相宜!币虼撕笕艘卜Q西湖為西子湖。這里是用雙關語意,代指杭州西湖。

          第 168 頁[④]unschoen,不美麗、不漂亮。

          〔本集注釋者:魯歌〕

        • 首頁
          返回首頁
        • 欄目
          欄目
        • 設置
          設置
        • 夜間
        • 日間

        設置

        閱讀背景
        正文字體
        • 宋體
        • 黑體
        • 微軟雅黑
        • 楷體
        文字大小
        A-
        14
        A+
        頁面寬度
        • 640
        • 800
        • 960
        • 1280
        上一篇:后記 下一篇:第二輯

        小說推薦

        欧美韩国日本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address id="9rtr7"><strike id="9rtr7"><span id="9rtr7"></span></strike></address>

          <pre id="9rtr7"><ruby id="9rtr7"></ruby></pre>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 id="9rtr7"></strike></strike></track>

              <track id="9rtr7"><strike id="9rtr7"><rp id="9rtr7"></rp></strike></track>
              <pre id="9rtr7"></pre>
              <track id="9rtr7"></track>